做稀缺的运营人才,BAT运营专家带你构建完整运营体系,挑战高薪!了解详情

就突然觉得,原来已经这么久了。

作者:石灿

来源: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韩寒决定在腾讯微博发一条动态。

“第一篇长微博,写给我的偶像,张国荣先生。”时间停留在2012年4月1日9点59分。

动态发出去后半小时,马化腾在玩腾讯微博时看到了韩寒的感怀之举。

“韩寒来了”!马化腾转发韩寒的动态,以尽地主之谊,表示欢迎。那是他们在腾讯微博的唯一一次互动。一个是用户,一个是产品主导者,之后再不见有交集。

韩寒,作家、电影导演、老板、网络大V,腾讯微博和新浪微博都是他的言论阵地。

再去看韩寒的2012年,他离职业作家这个角色太远了。他的手里不再握着文字,而是赛车,一年间,他拿了两个锦标赛冠军,风光依旧无限。

每一个人都有他的心爱“玩具”。那年,马化腾手中的稀罕物件是一个叫iPad的东西。

2010年,天才乔布斯对外发布iPad,世界为之惊叹。乔帮主去世后一年,一个出生在中国东北的中年男人罗永浩,揣着乔帮主的工匠精神做了个锤子手机,直到现在都还在被别人笑话。

笑话的一部分,来自早已成熟的手机市场。2011年后,国内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的销售量猛增,用户接收信息的渠道关系被迅速转移,移动互联网时代正式开启,十多家手机品牌厂商瓜分天下。

春江水暖鸭先知,张小龙在2011年早已带领团队打造出微信,为腾讯夺得移动互联网的一张船票。而乔帮主在那年逝去,再回首时,已七年。

“顶小龙”

2015年1月13日,一支十余人组成的微信头部自媒体代表团去了一趟广州。那天,广州细雨如丝,他们的落脚点在广州TIT创意园。

TIT创意园的前身是 1956 创建的广州纺织机械厂,现改建成集艺术、研发、时尚一体的创意产业园,是广州代表性文化地标之一。微信总部坐落于此。

微信总部办公区整体呈明亮通透的风格,建筑师采用了原木、水泥、红砖、绿植等材质。微信团队讲解代表告诉参观团队,办公区内的设计理念遵循自由、创新、透明、艺术原则,让员工沟通无障碍,低私密度,充满人文气息。

办公区內有一个特殊的邮局,墙上张贴了一张明信片,明信片右下角写着一串数字:510433——这是广州邮政为微信实体邮局特别设置的专属邮编,用以纪念微信从2011年1月21日发布到2012年3月29日用户破亿,用了433天。

在互联网历史上,QQ拿到这个数据拼了九年,Facebook用了六年,Twitter花了四年,今日头条用了四年多。

那天,马化腾有些兴奋,迫切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外界。凌晨4点,他在腾讯微博上吼了一声:“终于,突破一亿!”

到了4月中旬,微信发布朋友圈功能,马化腾很喜欢。他再次在腾讯微博推荐了张小龙的“创举”,但业界并不看好,短短三天,业界都在说微信抄袭Instagram或Path。

Instagram叫照片墙,也叫Ins。它是一款运行在移动端上的社交应用,用户可以在上面发图文视频,分享生活。Path也是一款移动社交软件,与Instagram有些像,主打图文视频分享。

对评论家来说,找漏洞是非常容易的事情,随便找一个点无限放大,就够了。这种价值取向对产品经理来说,是一种打击,好斗的产品经理大多会选择回击。

比如张小龙,他看到那些评论后,很生气。因为那些评论家把微信瞬间卷入一场毫无建设性的批判浪潮中,在那些言论里,张小龙看不到令他心情愉快的信息。

他决定反击那些负面言论操纵者,不再像以往那样沉默寡言。要知道,诞生之初,微信可是被人们批评得不成样子。有人说,“腾讯真垃圾,抄袭也不抄好一点,服务器繁忙就别出来丢人现眼了”,“kik的山寨”,“很失望”。

张小龙忍了四天,开怼。

他说:“他们看不到朋友圈里有机和精妙之美,看不到这是在IM关系链上做SNS的风险极大之尝试,以及我们如何规避这种风险;看不到接口公开接入第三方内容后可能的变化。当用抄袭来掩饰自身平庸而拒绝思考时,他们和我们的差距正在拉大。”

微信团队为了搞定朋友圈功能,足足花了四个月。张小龙生性冷淡,他的这番话难得一见。

马化腾看完张小龙的“怼文”,在腾讯微博表了个态:“顶小龙。”

没过多久,马化腾又因为微信激动了一次:“终于,2亿!”

微博改变不了一切

“你还在玩微博?”

这句话开始出现是在2012年底,“逃离微博”在当时成了一件非常时髦的事情。

“亲爱的,你转发的微博别艾特我了,我现在已经不玩微博了,真的没什么好看的,你想知道我的事,要不你加我微信吧。我现在玩朋友圈,你看成么……”一位叫小冉的网友在微博推送了这段独白。

可就在前一年,人们还在以玩新浪微博为荣,口耳相传的话都是“你也在微博呀?”2011年是新浪微博崛起之后最夺目的一年。

新浪微博出生在2009年,新浪CEO曹国伟运用娴熟的媒体思维,将各界大咖聚集到微博上,让明星、公知带动用户流量。

“最开始,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背负了KPI,每个人都需要拉人进来用微博。”微博运营副总经理董文俊在2017年的一场媒体开放日上说,明星效应让新浪微博的影响力大增。

真正能彰显新浪微博影响力的人除了姚晨,还有李开复,他专门出了一本关于微博的书。——“怎么,你还不知道微博?你还没用过微博?你out啦!”

李开复高呼:微博改变一切!

腾讯着急了,他们在新浪微博推出来的8个月后,才上线了一个叫腾讯微博的产品。2011年,腾讯微博一直想追赶它,却一直难以在整体上超越。

2011年5月3日,知名互联网评论者keso在知乎回答了一个涉及腾讯微博和新浪微博的问题,他说:“从注册用户数上说,(腾讯微博)已经超了(新浪微博);从访问量上说,不相上下;从影响力上说,新浪胜出。”

两年后,抢占微博蹲位的玩家只有新浪一家,腾讯微博在2014年被关停。团队解散后,转去做了智能客厅项目,而马化腾在腾讯微博的最后一条动态,是一则广告。

马化腾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钱学颖教授对话时,亲述过腾讯成长过程中遇到的三道坎,一是早期创业时,融资难,没钱买服务器;二是与MSN的竞争;三是微博的出现,“微博的出现对于腾讯来说有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当时有3个团队报名,做一个能够解决PC到移动端的产品,最后一个团队做出了微信”。

微信出现并不能直接击垮微博,而是微信朋友圈诞生,才有了全民逃离微博的浪潮。

人们很难注意到,散布在微博上“逃离微博”的那些话刺痛了董文俊的心,他们试图想办法挽留那些人。乏力回天,眼看就要完蛋了。

2012年最后一天,曹国伟的一封内部邮件曝光,邮件显示,在2013年,公司战略的核心将是“移动为先”,原先根据PC时代制定的管理框架被抛弃。曹国伟直接负责管理微博业务,新浪全面拥抱移动互联网时代。

那是新浪多年来的第一次战略构建调整,不过,在接下来的2013年里,管理层并没有立刻发挥“起死回生”的作用,反而看着微博陷入了沼泽中。

CNNIC在2013年的数据显示,新浪微博用户数和使用率双双下降。美国市场研究机构GlobalWebIndex公布了一组全球社交网络的用户活跃度数据,在中国市场,新浪微博的用户活跃度下降了近40%。

中国的社交网络正在变得安静。CNN分析,很多人之所以抛弃微博选择微信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微信的朋友圈更小更集中,用户之间消息的分享更有效率;二是由于政府对于网上言论的监管,使得微博这个曾经让人们能够热络讨论一切事情的地方,不再那么具有吸引力。

“突然又玩回微博了”

从2009年推出到2013年,新浪微博经历了爆发式增长的阶段,数据曲线几乎是竖直上去的。140字开启了中国碎片化时代,很多人都说:“我们支持你,你要干掉企鹅,我们认为你可以。”

舆论不断怂恿新浪微博往社交方向走。为了满足早期部分用户对社交的渴望,他们专门推出过类似于微信的社交软件——密友等8个子产品,后来都不见了。

微信推出后,用户把大量的社交、通讯、互动诉求快速转移了过去。很多人傻傻分不清什么是微信,什么是微博。2013年,微博开始进入发展的平缓期。

从蜜汁自信的野蛮生长期开始向体系战略布局过渡。2013年到2014年,微博的发展处于停滞和急速下降状态。

新浪微博本质上是一个讨论社会热点的公共平台。2013年,新浪微博上大量大V账号被封号。平台进入“内容真空”期,新内容供给不足。

两年间,微博高级副总裁曹增辉和团队重新思考新浪微博的定位。最后,他们得出一个结论:“我们只做社交媒体,不做社交通讯。”

在中国,任何一家公司的业务与社交相关,一定会遇到腾讯,哪怕是间接交锋。

新浪微博在2013年4月,接受了阿里巴巴的投资,阿里巴巴在零售领域遭遇瓶颈,它十分需要新浪微博。

这场交易酝酿了半年、期间经历46次谈判的资本交易事件,最终被一句简单的消息带过——阿里巴巴宣布以5.86亿美元收购新浪微博18%股份。

那次交易给新浪微博带去新的商业机会。曹国伟把双方的着力点放在社交化电商和移动电商上。

2014年腾讯微博完蛋,新浪微博改名微博,2016年,微博二次崛起。“这不是大家想象的‘突然有一天就又火了’,而是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曹增辉在混沌大学的课堂上,试图破除外界对他们的偶然性“误解”。

2013年遭遇瓶颈后,微博开始进行用户的下沉运营,开启了微博垂直化的开端。这决策“拯救”了微博。

后来,微博成了很有特色的MCN生态模式先遣军,造就了一系列行业生态规则。到了2016年,董文俊在微博上发现有网友说:“突然又玩回微博了。”

当微博高层捧着一本叫做《财经天下周刊》的杂志奔走相告“我们实现了二次崛起”时,已经是2017年的事情了。人们哪会花大力气歌颂黑暗岁月啊,人性只喜欢看到你的不堪和记住牛逼的印记。

只是,那些曾经沉溺在微博写长文章的传统媒体人,正在逃离微博,前往一个更为广阔的新大陆寻找生存土壤。

记者感谢张小龙

“我是咪蒙,听我的语音感觉我不会说脏话吧?其实我会哦~以后有机会说给你们听。”2012年,咪蒙还在《南方都市报》工作,她注册了她的第一个微信公众号,说完这句话,她一边埋头干活,一边寻思做电影。

2014年,她从报社辞职干影视去了。在影视圈吃苦失败后,才辗转到微信公众平台上。

2015年9月15日,她在“咪蒙”上发出第一篇文章——《女友对你作?你应该谢天谢地,因为她爱你》。这是她的新媒体奠基之作,此后一年,这个号积累了800万粉丝,拿下无数个热搜。

在咪蒙没有参与的四年多时间,微信公众平台经历了几波改名。2012年08月23日正式上线,曾命名为“官号平台”和“媒体平台”,最后落定叫公众平台。

人们一直好奇咪蒙的写作方法论,后来,她全盘托出:从50个选题里面选一个,进行四级采访,5小时的互动式写作,然后要取100个标题,同时拿到5000人群里投票,最后再给一篇文章做1万字的数据分析报告。

把价值观和数据留给自己,把表达方式和情绪留给用户。写作有方法,爆款可复制。

“我觉得公号、自媒体应该有产品思维。”咪蒙觉得,产品思维也可以复制。这是她为什么试水知识付费、做公号矩阵、做短视频、拍电影的商业思维根基。

咪蒙的前半生标签是传统媒体人,之后才到加入内容创业大军。很多从传统媒体转型到微信创业的媒体人心里一直感谢张小龙,超过十位传统媒体人对我说过,张小龙给了他们一个区别于公关、体制、写书、卖艺的职业选择。

自媒体生态圈就是在这帮传统媒体人的带动下生长起来的。他们对内容的感知度,要强于半路出身的新人。

2000年,王晓磊在江西参加高考,第二年,才上了中国传媒大学。

王晓磊小韩寒两岁,他曾打心眼里瞧不上韩寒,心里想:“你编的那些段子,我也能编得出,可是你考试分数能有我高么?”

王晓磊挺“傲”的,他不仅瞧不上韩寒,还鄙视那些成绩好、被老师喜爱的学霸:“你们考的分数,我也能考得出,可是你们有我会编段子么?”

2015年,王晓磊以“六神磊磊”的身份,在高考期间写了一篇叫《高考考不上,无非我这样》的文章,发表在他的个人公众号上。诙谐的解读、犀利的文风、独树一帜的观点,让文章很快突破十万加。

没过多久,一些传统杂志转载了这篇原创文章,没标注稿件来源。此前,不少传统媒体已经有抄袭新媒体文章的事例。

“我们怎么就沦落到转载或抄袭新媒体文章的地步了呢?”这个问题流传于传统媒体界,经常出现于新媒体内容大爆发的2015~2016年。

一直以来,社会舆论场的话语权集中在以报纸、电视、广播为代表的传统精英主义手中,媒介渠道被技术迭代后,话语渠道增多,个人表达门槛降低。

刺痛传统媒体界最直接的刀刃并非权力的转移,而是看得见的广告收入一直在降低。

据媒介智讯(CRT)发布的监测数据显示,2014年传统媒体广告市场出现负增长。与此同时,互联网广告市场却迎来发展高峰。艾瑞数据显示,2014年第二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规模达444.9亿元,同比增长104.1%。

一个佐证是,2014年初,海尔向纸媒发出通知,表示将不再在纸媒投放硬广,整个集团的广告战略向新媒体倾斜。2017年初,茅台集团做出了同样的战略调整。

2014年起,一批先知先觉者认定了博客时代已经进入尾声,开始在公众平台圈地赛马,撰写文章。他们与粉丝建立了非常稳定的订阅关系,吃下了公众号的第一波红利。

光在2016年,微信公众号的原生广告收入已达100亿规模,排名前500个公众号,有90%以上采取公司化运营。看起来不多,但用盆满钵满来形容那群自媒体逐利者一点都不为过。

依靠传统媒体人打造出的微信头部自媒体生态圈,在2017年,被一群半路出家的新媒体创业者打破。这个阶段,跨界成了主流。

饭统戴老板、42章经等明星新媒体账号,都与一个叫高樟资本的投资机构有关系,而账号的创始人,与传统媒体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高樟资本创始人范卫锋在一场公开演讲上说,在他二期基金的七个项目里,“没有一个人的上一份工作是传统媒体,有三分之二的人以前是做VC的,这个事情让我觉得非常有趣”。

绞杀不死那头条

如果说传统媒体人感谢张小龙,那么,农村人就要感谢张一鸣了。

张一鸣命令他的团队,打造出了全国位属前列的农村自媒体生态圈层,在160万个头条号作者里,有3.2万个三农领域作者。

生产三农领域内容,成了很多在外务工人员返乡创业的另一条路。他们生产的内容,会被放入到今日头条自己的版权保护系统里。

不过,这群人极少知道,今日头条曾遭遇过巨大的版权危机。

今日头条对外宣布C轮融资达1亿美金时,是2014年6月3日。

两百多人的团队,用不到两年的时间,积累了超过11.2亿用户,拿下4000万月活跃用户,挣得5亿美元公司估值。

每一个数字都刺痛着传统媒体巨头们的神经。默默无闻的一家“新闻网站”怎么忽然间这么有钱?这么值钱?

传统媒体主流舆论认为:今日头条不花一分钱,拿着传统媒体生产的稿件赚钱,是可忍孰不可忍!

《广州日报》高层获悉今日头条C轮融资消息后,十分愤怒,当天决定起诉今日头条,打响反对“剽窃者”的第一枪。两天后,《新京报》发表社论,认为今日头条的信息采集行为侵权,要求其停止链接跳转其网站的内容。

一场小规模、全国性的传统媒体尊严保卫战打响,搜狐网和腾讯网等传统门户网站也宣布停止与今日头条的合作。今日头条成了传统媒体的公敌。

中国版权协会和中国版权杂志看不下去了,再放任传统力量在舆论上、法理上、学理上绞杀新生力量也不是办法,这样只会让社会更加撕裂。

是年6月,在北京,上述两个组织把版权管理部门相关负责人、学者、法官,以及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业界代表撮合到一起,办了个“网络媒体作品使用版权问题座谈会”。

广州日报副总编谢奕参加了那个会议,他说,我们不抄别人的,也反对别人抄我们的东西。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法务部副主任邱敏的目的也很直接,加大处罚力度,增加违法成本,保护原创作品。

在那场会议里,听到了“绞杀者”的声音,却没听到今日头条方面的声音。

不过,有一件事很有趣。

当《新京报》在6月5日发表评论谴责今日头条后,今日头条在2014年6月6日至7日里,收到了20多家媒体的合作申请,身后还有一百多家传统媒体机构申请加入今日头条媒体平台。

有舆论分析,这场新旧媒体之间的硬仗,传统媒体不可能以状告方式获得胜利,他们在利益诉求上就没有达到共识,更别说团结一心了,整个传统媒体都在衰落,他们需要获得新的盈利出路,今日头条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那场座谈会还传递出了另一个信号:主管部门要积极引导报刊社与大型商业网站开展版权合作。

没过多久,《广州日报》撤了诉,与今日头条签署了内容版权合作契约;五个月后,《新京报》也与今日头条在内容版权上和解。

今日头条的底色

“我们迄今为止没有一起版权诉讼失败的官司。”张一鸣说这句话时,已经是2015年。

他从不认为今日头条是一家媒体公司,就好像现在的阿里巴巴一样,他们从没认为自己的本质是一家电商公司。

“今日头条不是一家媒体公司,而是一家具有媒体属性的技术公司。”张一鸣在2015年到2016年间,说了无数次这句话,他是真的想让外界了解和理解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怎么可能不是一家媒体公司呢?记者写的新闻稿件在今日头条上分发,这就是媒体公司。”张一鸣的努力全白费了,早期,这个观念在传统媒体圈盛行,也在能接触到今日头条的普通人群中传播。

在部分传统媒体记者眼里,今日头条与网易网、腾讯网、搜狐网没有本质不同,它们就是一帮剥削传统媒体机构的互联网吸血鬼。

这个想法实在太普遍了,曾经被门户网站“欺凌”过的传统媒体愤怒到了极点,这才有了那场爆发性版权战。

但底色是不能改变的,今日头条不像传统门户网站配备着自己的独立内容生产部门,它的底色就是技术公司,最为人所称赞是张一鸣口中的人工智能分发技术。

他在中国将这一技术运用得炉火纯青,并在商业上大获成功,战百度,斗腾讯,怼微博,挣快手……一场东兴局散。

2018年是字节跳动的全球化大关,张一鸣在一次会议上说,人工智能技术是字节跳动在全球市场取得优势地位的关键。不论是综合资讯类的产品TopBuzz、News Republic,还是短视频类的产品Tik Tok、musical.ly、Vigo Viedo和BuzzVideo,都通过统一的人工智能技术方案,给用户提供产品体验。

也正是因为这一项技术,让他的想法更为中立、理性和客观。就像“今日头条”不是他主动选择的,而是数据告诉他,用户更喜欢“今日头条”这个名字,他才选择了“今日头条”作为一款新闻客户端的名字一样。

张一鸣从来没想过像网易那样做“有态度”的新闻客户端,而是做“没有态度”的新闻客户端。

显然,这是违背传统价值体系的想法。直到不断有人模仿今日头条,将人工智能技术嵌入到新闻客户端后,他们才明白张一鸣的意图——千人千面,每个人都只会接收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人不再主动去搜索信息了,从今日头条诞生的那一刻,信息开始主动寻找人。每一个人的今日头条页面,呈现的内容都不一样,有些女生甚至会用今日头条的界面,评判他男朋友的兴趣取向。

这场由今日头条引发的智能推荐革命,在新闻学界和业界掀起了一场“内容和渠道谁为王”的争论。

不同派别大战了数百天,最后,主流内容派为了适应新的用户关系,向AI渠道派做了妥协。前者对文本表达方式进行了深度改造,多图少文、每个段落不超140字、双标题等等网络规则开始出现在主流文本中。

随即,“震惊!著名lol玩家和dota玩家互斥对方不算男人,现场数万人围观”,“震惊!世界上竟然还没有任何一个‘90后’超过30岁”。“震惊体”腾空出世。

一个神秘的“民间组织”在2017年也由此揭开面纱。UC浏览器经常出现以“震惊”为标题的文章,他们认为UC有一个专门做这样文章的部门,“UC震惊部”破土而生。

但实际上,UC浏览器是一个内容集合器,它的内容来自各家网站。很多人看到的“震惊体”,是人工智能推荐技术的杰作,什么样的文章数据好,就给用户推送什么文章。

说到底,人性使然。

给直播行业挤泡沫

陈一发儿做直播前,是一名建筑工程师,每天用CAD画建筑图。实在是无聊,业余时间唱歌,玩魔兽世界。

电子游戏是原生互联网的产物,玩家喜欢把自己玩游戏的过程录制下来,放到视频网站上,或者直播自己玩游戏的经过。

2013年,陈一发儿在斗鱼直播上看到游戏直播玩魔兽世界。“你不是挺喜欢打游戏的吗,唱歌也还阔以啊,要不要去直播玩玩?”闺蜜无意的一句话,让她耐不住了。

“反正当时设计院因为实业不景气没什么项目,我就试着开了一下直播,直播打打游戏,唱唱歌什么的。”2014年,陈一发儿在斗鱼开通了自己的直播间。

一年后,当她回忆开直播的初衷时,已成了直播界代表人物。

陈一发儿靠斗鱼崛起,斗鱼在2014年成立时,A站不断给它倒流,只因为它脱胎于A站的“生放送直播”。陈一发儿早期玩游戏录制的视频还能在A站找到。

从A站脱离后,斗鱼很争气,一直处于直播圈第一阶梯,2017年还评出了“十大主播”,培养斗鱼系明星派,年薪过千万者数不胜数,风光无限,

人们绝对不会忘记2016年直播界“千播大战”的绝佳盛况。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平均两天诞生一家直播平台,巨头不断砸钱涌入,整个直播行业的金钱欲被无限放大。

年中,直播行业的泡沫被吹到最大,直播服务企业300多家,各种直播平台超过400家。直播开始从秀场、游戏领域,介入到新闻报道等领域。有的直播平台打擦边球,靠低级趣味博取眼球,有的传播违法违规内容,还有的平台违规开展新闻信息直播。

下半年开始,政策收紧。广电总局下发文件称,未取得许可证的机构和个人不能从事直播业务。国家网信办出台《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业内称为“12.1规定”。

2016年12月1日后,千播大战立即进入整合阶段。没达到标准的直播平台,死的死,关的关,混沌之局进入巨头排位布道阶段,直播平台的下半场正式开启。

进入2017,越来越多的主播感叹,往日里刷颜值、露个胸、聊下天、卖个萌、撒个娇、装个傻就能挣大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直播平台也越来越注重内容安全,封杀,成了2018年直播行业的关键词之一,打擦边球成了最危险的玩火行为。

内容安全生命线

天佑最后一次以正面形象出现在电视台级别的现场,是2018年浙江卫视跨年晚会,在华润深圳湾体育中心,他压轴登场,两万人为他欢呼。

两个月后,天佑登上央视《焦点访谈》,被封杀。节目揭露了网络直播中存在的乱象,其中提到网络主播天佑在直播当中用说唱形式,居然详细描述吸毒后的各种感受。

进入2018年后,内容安全成为了内容公司的第一关键词,而衡量内容是否安全的一个重要标准是价值观正或不正。

4月10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责令“今日头条”网站永久关停“内涵段子”等低俗视听产品。内涵段子母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宣布,根据监管部门要求,将永久关停“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彼时,内涵段子已经拥有超过两千万的日活用户。

留在内涵段子App上的最后一条内容是一则声明。这则声明成了内涵段子最后的绝唱:在此向内涵段子的用户及公众致歉,今日头条将对全线产品进行严格审查。

一个月后,一篇名为《“暴走漫画”在“今日头条”侮辱董存瑞 网友:这是挑衅英烈保护法》的文章,开启了暴走漫画的内容自查不归路。

文章称,有网友爆料,在5月8日,自媒体“暴走漫画”在“今日头条”等平台发布了一段时长58秒、含有戏谑侮辱董存瑞烈士和叶挺烈士内容的短视频。

而就在今年4月27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全票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以立法形式对英雄烈士进行保护。该法自5月1日起施行。

一周后,“情感教母”,Ayawawa因接受采访时发表有关慰安妇的严重不当言论,微博账号被禁言禁被关注6个月,并清空了全部微博。

6月6号上午,有网友爆出在抖音投放在搜狗搜索引擎上的广告出现侮辱英烈的内容,“邱少云被火烧的笑话”几个大字赫然出现在浏览器的最顶端。

当天下午,今日头条官方头条号便发布道歉声明,随后国家网信办指导北京市网信办会同北京市工商局依法联合约谈抖音、搜狗等五家公司,五家公司负责人表示,将严格按要求整改,自行暂停相关广告业务。

很快,包括哔哩哔哩、秒拍、56视频在内的16款网络短视频平台负责人被约谈,其中12款从应用商店下架。

从个人到平台,全部都在监管范围之内。

陈一发儿最近再次被人们记起,是在游戏主播若风的婚礼上。有消息人士曝光她在若风婚礼上的照片,一个人低头玩手机,与时下最火的一群主播坐在一张桌子上。

几个月前,陈一发儿因不当言论被举报,直播间被封,1100万粉丝无家可归,他们从未忘记那句口号——“主播业界一枝花,人美歌甜陈一发。”

技术不中立

罗争现在从事房地产销售。2013年6月,他高中毕业时,穿着一件胸前印着快播logo的白色T裇,不动声色,那是他的性启蒙意识符号。懂行的人,会心一笑。

令罗争意想不到,那年底,他在大学收到一条消息:国家版权局认定快播构成盗版事实,开出25万元罚单,责令“快播”停止侵权行为。

更让他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

11月,主管文化部门拿到快播的4个服务器,公安部门从3台服务器里,提取了29841个视频文件进行鉴定,认定21251个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

2014年4月,快播因为传播淫秽信息被查封,500人的团队解散。四个月后,快播创始人王欣在韩国被依法抓捕归案。微博上逐渐有人呼喊:“我欠快播一个会员!”

“有些人,认为它是他的青春,他的梦想,也有人说快播是盗版色情。”四年后,原快播财务负责人、新华云帆董事长张隆军在“梨视频”的镜头里说,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是谁让快播坠入深渊的呢?

2016年1月7日,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快播涉黄案案的庭审现场,快播方面的辩护人说,国家版权局对快播的行政处罚告知书显示,是乐视网投诉的。

瞬间,贾跃亭的微博炸了。“小人。”、“抵制乐视!”、“乐视等着倒闭吧。”。

如他们所盼,不到一年,乐视因为盲目烧钱扩张,资金链条断裂,出现巨大债务危机。贾跃亭出逃到美国闭门造车。

王欣被抓捕后,不能再像贾跃亭那么自由,他被判刑3年6个月,罚款一百万,直到2018年出狱涉足区块链。当人们再次谈起那场直播庭审时,一定忘不了王欣对技术中立原则的崇拜程度。

公诉人问王欣:“你知道快播可以播放淫秽视频,为什么不像优酷、土豆一样,做自有视频内容,或者像百度影音一样转型?”

“我认为做技术并不可耻。”王欣很笃定。

在两个月后的第二次庭审现场,他妥协了,他觉得在社会责任和公司利益面前,他更多地选择了公司利益,忘了社会责任。

面对着法官,公诉人对王欣说,“技术本身当然无罪,但是如果使用技术的人用以危害社会,那就是违法犯罪”。

两年后,快手CEO宿华遭遇了王欣当年的困境——“算法是否有价值观”。在2018年,宿华找到了答案。

3月29日,有网友爆出,快手上出现“未成年萝莉秀腿秀身材”视频,甚至有半裸镜头。

次日,央视《新闻直播间》和《东方时空》对短视频平台上存在的大量未成年妈妈现象做了报道,提到在快手、火山小视频找出了数以百计的未成年妈妈视频,并追问短视频的底线在哪里。

宿华看到了这点:“平台上出现了不该有的内容,对社会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

连续遭遇舆论危机后,宿华在2018年4月的一个清晨,发了一封公开致歉信:“社区运行用到的算法是有价值观的,因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价值观就是人的价值观,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上的缺陷。”

“互联网公司认错道歉这种事儿一点都不稀奇,我见的太多了。”keso在一篇文章里写到,“但是诚恳到宿华这样的道歉,真的没见过”。

尾声

乌镇上的“东兴饭局”已经过去一年了;“互联网+”行动计划被提出,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4G网络也已经陪伴了我们五年;乔布斯去世,竟然是七年前了,就突然觉得,原来已经这么久了。

 

作者:石灿

来源: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本文由 @刺猬公社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ixabay,基于 CC0 协议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互联网运营学习、交流、分享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