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的时代,抖音短视频+知识科普,真的能杀出重围吗?

作者:谢幺谢幺

来源:微信公众号“浅黑科技(ID:qianheikeji)”


 

抖音刚火起来那会儿,就有朋友建议我开个号:“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理由很简单,视频利于生动表达,当时抖音有很大的流量分发红利,简直美滋滋。

然而我的内心十分抗拒:抖音知识科普?多么不沾边的两个词?!我脑子里顿时浮现出一幅诡异的画面: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这是电影《少林足球》里的一幕。

“大力金刚腿”阿星穷困潦倒,却一心想把少林功夫发扬光大,拉着“铁头功”的大师兄搞起了“少林功夫加唱歌跳舞”,结果一顿唱跳下来,“铁头功”被敲断了腿,“金刚腿”被砸破了头。

在我以前的认知里,“抖音+知识科普”大概就和 “少林功夫+唱歌跳舞”一样不靠谱。

想想,刷抖音本就是在工作之余图个头脑放松,结果你正刷着漂亮小姐姐,忽然蹦出一个图解·单变量微积分”,一股被高数统治的恐惧瞬间笼罩心头,于是你……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这就好比吃“非油炸更健康”的方便面 —— 我™都吃方便面了,还管你健不健康?潜台词:我都刷抖音了,你还让我学习?

我当即断定,在抖音上做知识类内容肯定没搞头,因为用户不会买账。

然后,啪的一声,我就被打脸了。

大概从 2018下半年开始,抖音慢慢涌进来一些“奇奇怪怪”的号,比如中国科学技术馆的官方抖音号“神奇实验室”,比如“果壳网”,再比如专门讲物理的“物理雷老师”

为了走遍天下都不怕,大家竟然真愿意在抖音上学习数理化。

作为一个科普作者,我擦去不争气的泪水,又流下了争气的泪水……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文科生也毫不示弱,既有讲唐诗宋词的中文系教授“戴建业”,也有专攻心理学的“叨叨·魏”,还有传授“高温宽油萃取技术”的美食作家王刚(好吧这个属于技艺类)……总之,各路神仙汇聚。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最关键,这些知识类抖音号的关注量一点不比其他类别低。

根据抖音官方公开的2018年数据资料,知识类作者的条均播放量、分享量、人均粉丝数、点赞率等各项数据,居然甩出其他类型好几条街,出人意料。

(数据来源:《短视频与知识传播研究报告》)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昨天(3月21日)发生的事更夸张。字节跳动(也就是抖音他爹)邀请我参加一个名叫“DOU知计划”的活动,我顺着邀请函的地点寻去,“咦?这不是中科院的学术会堂吗?”

会堂两旁摆着一对“门神”级别的科学大佬雕塑,分别是手拿苹果的牛顿,以及“人来拍照要记住插袋”的爱因斯坦。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这场活动是由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科普部、中国学报社、中国科技馆、字节跳动联合发起的。

也就是说,抖音短视频做科普这事儿,已经得到我国最高学术机构的认可和加持……

现场来了很多工程院院士、高校学者、科普人士,还组了个“抖音科普顾问团”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回到正题。

这一切都让我有种强烈预感:“知识类内容”已经在短视频领域崛起,并将迎来一场更大的爆发。在“娱乐至死”的时代,知识类内容能杀出重围,着实令人惊讶。

我脑子里又响起那个疑惑:“抖音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思来想去,我找到几个短视频适合做知识科普的理由和意义。

1. 画面能承载更多信息量

一图抵千言,这话在本人身上印证过一遍又一遍。

最近一次就发生在上周末,我采访一位云计算厂商的技术大佬,由于行程原因,只能电话聊。结果对方讲到技术架构和拓扑图,我怎么也听不懂,当时恨不得顺着手机信号钻到另一头: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最后那篇文章就这么鸽子了。

回想起来,如果能当面或视频采访,情况会好很多,对方只须掏出纸笔画一张草图,我多半就能理解。聊天时也不会损耗掉语气、表情、手势之类的信息量。

图像能传达的信息量更大,这个道理我最早大概是在小学五六年级时懂的。

学《詹天佑》一文时,很多小朋友理解不了“人字形”的轨道设计,老师在黑板上画了示意图,还是有人看不懂。

(课本上的《詹天佑》文章配图)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怎么办呢?老师祭出教学神器:幻灯机(60、70、00后的一些朋友可能没见过这玩意儿):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做一张背景图,再剪一个小火车叠在上面,用手拖着小火车走了一个“人”字形,像皮影戏一样,班上小朋友们一下子就全懂了。

在那个年代,幻灯片是除了黑板之外,为数不多能帮助老师解决言语乏力问题的工具,而幻灯片其实就是 GIF 动图 ,也就相当于短视频。

同样是在小学六年级的数学课上,老师讲“圆锥的体积计算”时并没有一上来就贴公式,而是找来两个等底等高的塑料空心模具,用锥形的模具舀水倒入圆柱体模具,一二三,每次都是三次装满。

同学们一下子记住“圆锥的体积是等底等高的圆柱体积的三分之一”。

(感觉还是得画个草图)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图像带给人的印象是如此之深,以至于我现在还清楚记得小学时的情景。

当时也有一些老师反对“学习娱乐化”,觉得上课就应该是粉笔写板书,幻灯片什么的都是花里胡哨的东西。

我不赞同。

人的认知方式就像搭阶梯,永远要把现有的知识框架垫在脚下,一级一级才能往上踩。

对大部分人来说,学习并不愉悦,与其仰头望着台阶爬不上去,倒不如找一些好玩有意思的方式当个垫脚石。

从“硬件配置”来看,抖音短视频确实是个不错的“图像化表达工具”,足以胜任知识的垫脚石。

2. 人获取知识的渠道一直在变

可能有人还是觉得“刷抖音学知识”有些奇怪。

别担心,过阵子你就习惯了,人们的知识获取渠道一直在变,新的学习方式一开始看着总是有点奇怪。

举个例子。

很多人爱看公众号“六神磊磊读金庸”的文章,不仅因为这家伙把金庸小说讲得栩栩如生,更因为他能用小说的那套逻辑、那些例子来解构当今社会的事。

聊到家长对待孩子的态度,六神磊磊会用“黄蓉为什么把软猬甲给郭芙而不是郭襄”的例子来说事;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骂起虚假保健品,他会和读者讲金庸小说里的反派的故事,讲魔教、黑木崖、神龙岛、星宿海之流比权健更有底线。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聊到职场人情世故,他会说“我们都曾是杨过,只不过后来慢慢成了赵志敬”……

读起来既轻松又深刻,因为他讲的例子你都懂,知道他在说什么,所以信息接收率高。

时间拉回到几十年前,谁又能想到,读个武侠小说还能读出人生感悟?当年谁不是拿武侠小说当成饭后消遣来读的,哪怕是《西游记》、《金瓶梅》,也只是当成古代的玄幻闲书和小黄书来看,和今天大家茶余饭后刷个抖音其实没啥两样。

另一个例子,很多科技大佬都爱看《三体》,雷军就公开说过,看《三体》对企业战略很有帮助。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既然读武侠小说也能读出人生阅历;看科幻小说都能学习企业战略;那么刷抖音能学知识就一点不奇怪了。

当然,顺序不能搞反。“一边玩一边学到知识”,那叫寓教于乐;为了学知识而专门跑去看小说、玩游戏、刷抖音,那是偷懒。

3. 伪科普阵营 VS 真科普阵营

抖音做知识科普,其实是一场科学对愚昧的反击。

前两天我又看见两条奇葩新闻:

第一条,女子感冒后光喝果汁不就医,称发烧是“排毒”,结果肺部感染死亡。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第二条更厉害,大妈将鲜榨果汁注射到静脉,险些亲人两行泪。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要知道,忍着病痛的难受坚持不吃药、把果汁注射到血管里,都是需要下决心做准备才能做到的事。

那么,是什么让这两位有如此决心呢?我想起自己亲历过的另一件事:

春节期间,我在家陪奶奶看电视,湖南某地方频道总插播一些老年药品、保健品广告,我就饶有兴致地看了几个,发现讲得可真生动,令我一个科普作者自叹不如。

其中一个“白内障神仙药”的广告就提到一个概念:“肝眼通道”,老人家可不懂医学,广告商来了个精妙比喻:

中医讲究“眼为肝之窍”,眼睛和肝脏相互连通,就像是锅炉房通过管道连接暖气片一样,造血的肝脏相当于锅炉房,眼睛相当于家里的暖气片,肝脏为眼睛输送能量。时间一长,管道堆积脏东西,暖气片就不会暖和。同样,“肝眼通道”一旦阻塞,眼睛就会得白内障、飞蚊症、看不清东西……本公司现隆重推出XXX产品,60天打通“肝眼通道”,清肝明目!只要998只要998……
再配上一些五毛特效的3D动图演示,我奶奶一个没上过学的人愣是看懂了,被唬得一愣一愣。

你看,如果骗子们一上来就讲眼睛的成像原理、视锥细胞和视杆细胞,老年人多半就蒙了,骗子们的业务也就泡汤了,于是他们“循循善诱”地把那些伪知识讲得非常通俗易懂,一点点带人入坑。

诸如 “排毒”、“肝眼通道”之类的伪科学词汇就这么像钉子一样扎进认知,驱使着人们往家族群里发各种治病偏方,生病不正规就医,甚至毫不犹豫地把果汁注射进自己的身体……

假的知识甜如蜜糖,触手可得,真的知识却味同嚼蜡,高不可攀,这是“真·科普阵营”的大溃败。

这场溃败背后是一组冰冷的数据:2018年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仅8.47%,中国科协制定的目标是2020年超过10%,十个人里面至少有一个具备科学素质。

而这个数字仅相当于美国1988年的水平,跟中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科技大国”、“教育大国”的地位极不相称。

(数据来自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而这,也恰恰是抖音这个月活超5亿的“国民级APP”做科普的最大意义。

在我看来,抖音至少做对了两件事:

(1)它为真·科普人士提供了一种商业模式,让输出科学知识变成了一件有反馈和回报的事。

一块黑板加粉笔也能迷倒万千少男少女,传播知识也能成为“知识明星”,真·科普阵营得以迅速壮大。

抖音短视频加知识科普,有没有搞头?

(2)抖音引入科学界、高校学者等的专业人士组成“抖音科普顾问团”,和中国科学院、科技馆等机构合作,为真知识和伪科学划清界限,为科普把关。

最终结果是:多几个像“丁香医生”、“果壳网”这样的真·科普者,少几个被伪科学的受害者。所以我称之为“科学对愚昧的反击”

《少林足球》的结局很圆满,阿星经历过“少林功夫加捡垃圾”、“少林功夫加唱歌跳舞”的失败后,并没放弃功夫梦,最终探索出“少林功夫加踢足球”,带领师兄弟拿下冠军,掀起一股全民习武风潮。

抖音力推“全民知识科普”,最终会做演变出什么结果,又会产生什么样的社会影响?很难预料。但既然它愿意迈出这一步,从一个科普作者的角度来看,已然值得鼓掌。

 

作者:谢幺谢幺

来源:微信公众号“浅黑科技(ID:qianheikeji)”

本文由 @浅黑科技 授权发布于运营派,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入圈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互联网运营学习、交流、分享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