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怀大戏的高分从何而来?迪士尼爸爸为什么抓着老IP不放?来说说迪士尼王国的IP发家史。

作者 :许嘉婧

来源: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哈库那~玛塔塔!”

如果你在新版《狮子王》的评论界面发送这样一句暗号,那么童年与你一起分享过迪士尼动画快乐的人,一定会有种“找到组织了”的感觉。

这是94年版《狮子王》中一句有名的口号,是“没有烦恼、无忧无虑”的意思,来自斯瓦西里语。这句洗脑的非洲谚语,在动画中以歌曲形式出现,伴随了小狮子王辛巴长大成人的整个过程,教导每一个孩子去体验成长的快乐。

1994年,正是动画大佬迪士尼事业蒸蒸日上的阶段,《狮子王》出现了,直到2003年《海底总动员》诞生前,它都坐稳了全球动画电影最高票房纪录的宝座,是当之无愧的收入冠军。

25年后,同一批狮子换了全新的3D面貌卷土重来了。在7月12日,《狮子王》已登陆内地院线,早于北美七天。

而就在前不久,迪士尼还发布了明年3月即将上映的《花木兰》预告片,公布了《小美人鱼》的女主选角,将近20部的经典动画电影真人版翻拍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近年来,迪士尼的漫改真人电影常被人戏称为“炒冷饭”“吃老本”。我们细细想一下,迪士尼真的坐吃山空了吗?这一切还要从迪士尼的IP策略转向说起。

迪士尼王国的壮大:造IP和买IP

原版《狮子王》的故事是这样的。

幼小的狮子王辛巴,在广袤的非洲大草原上出生不久,老狮子王木法沙遇害,辛巴自此开启了流浪之旅,在伙伴的帮助下渡过重重困难,长大后回到王国破解阴谋、夺回王位。

《狮子王》借鉴了莎士比亚的经典戏剧《哈姆雷特》,只不过像安徒生童话中的暗黑情节在动画化后都被和谐了一样,《哈姆雷特》里一些不适宜儿童观看的情节也被适当地改良。就这样,这部充满了奋斗与成长元素的动画电影诞生了。

老狮子王木法沙站在山头上,望着日出对小辛巴说:“太阳照耀的地方,都是我们的国土,而你将会是未来的国王。”

而上个世纪末的迪士尼,也是一只称霸北美动画界的传奇老狮子王。

《狮子王》来了,迪士尼为什么抓着老IP不放?

小狮子王辛巴

作为动画电影工业的王者,迪士尼是最早起步的传统动画工作室,在美国动画史上留下了许多世界纪录。从1937年世界上首部有色长篇动画电影《白雪公主》,到2002年的《星银岛》,迪士尼创造了40多部经典动画电影,无数经典的动画形象。

随着动画制作技术的不断进步,动画产业的发展也延伸出不同走向。上世纪80年代,电脑科技和全新动画技术发展起来后,手绘动画电影就不再像它刚出现时那么吃香了。

当时的约翰·拉赛特,还是一名勤勤恳恳的动画工程师,有着将电脑动画技术和手绘动画结合的抱负。然而,迪士尼的高层管理者还活在手绘动画独霸天下的时代,对拉赛特的想法不屑一顾。

1984年,拉赛特离开迪士尼,和另外两位电脑天才共同组建了皮克斯工作室,其中一位就是我们熟知的苹果CEO史蒂夫·乔布斯。

1995年,《玩具总动员》横空出世,这部世界上首次完全使用电脑技术制作的动画长篇,凭1.91亿美元票房收入成为当年票房冠军,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原创音乐提名,和奥斯卡特别成就奖。

牛仔警长胡迪和太空战警巴斯光年的故事在把观众逗笑的同时,也通过两个玩具的视角展现了人与人之间的细腻情感,让观众收获感动。自此,皮克斯工作室以其崭新的电脑动画技术,有笑有泪、情节曲折的动人故事在动画业界节节高升。

那时,迪士尼还墨守成规地继续走着手绘动画和真人动画电影的路,进入2000年以来,皮克斯却不断以其创新性的动画角色推出新故事。

与迪士尼合作完成的《海底总动员》在北美境内取得3.8亿美元的高票房记录,打破了《狮子王》曾经的票房传说,成为动画史上票房收入最高的电影,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片奖。《海底总动员》又将目光投向了海底鱼类生物的父子情。

从《玩具总动员》到《海底总动员》,皮克斯工作室一直聚焦于人类世界以外的另一群物种,但却依然诠释着属于人类的温暖情感,总能带给观众不同寻常的感动。

完成这些经典系列3D动画影片后,皮克斯工作室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实验性小动画室,而变成了电脑动画业界另一大潜力股。可以说,皮克斯出品,必属精品。

2003年开始,逐步做大的皮克斯公司与迪士尼的合作开始产生了裂痕。

《狮子王》来了,迪士尼为什么抓着老IP不放?

《迪士尼皮克斯大冒险》游戏海报

彼时,迪士尼公司内部也陷入商业斗争中,前任CEO艾斯纳被迫下台。新任CEO罗伯特·艾格上任后便立刻调整了发展战略,决心建立以迪士尼手下内容IP为基础而延伸的动画帝国。

世纪初迪士尼公司发展萎靡不振,究其原因在于内容没有创新,新推出的动画依旧走传统类型的老路,反响平平。美丽善良的公主与王子的爱情故事,这样的故事模板似乎已不能满足观众需求。

在内容输出上,迪士尼只能依靠与皮克斯工作室合作,面对梦工厂、蓝天的挑战。从玩具、海洋生物到昆虫、汽车,皮克斯简直万物皆可拟人,观众们没见过这些新鲜的玩意儿,比起老套的爱情故事,皮克斯的创新IP显然更受欢迎,每出一部都是爆款,而迪士尼在内忧外患下一度迷失了方向。

2005年,新任CEO罗伯特·艾格上任,最重大的使命就是重新找回近百年来迪士尼引以为傲的内容制作能力,让内容IP成为商业模式的原动力,使这一动画元老再次焕发生机。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缓和与皮克斯工作室的关系,吸收皮克斯的内容创新能力。

2006年,迪士尼以74亿美元收购皮克斯工作室。虽然皮克斯名义上是迪士尼的子公司,但在企业文化和内部管理上,皮克斯有着绝对的自由权。除此之外,艾格还引进了皮克斯的精英人才和管理模式。

注入新生力量后,迪士尼先后做出了《长发公主》《无敌破坏王》等动画电影,并在2012年推出《冰雪奇缘》王者归来,重新找回了内容IP的创作能力。

2013年11月,《冰雪奇缘》作为新的原创3D动画电影获得巨大成功,在全球范围内斩获12.74亿美元票房,成为全球动画史上票房冠军,一首《let it go》火遍海内外,又一个崭新的迪士尼原创动画角色诞生。

不得不感叹一句,迪士尼的故事越来越有皮克斯的味道,也越来越迎合大众的喜好。

迪士尼十分清楚内容IP在商业链中的重要性,基于内容IP而产出的主题乐园和周边产品能为公司带来更大收入。

2009年,迪士尼以42.4亿美元收购了漫威,获得了漫威旗下超级英雄系列角色的所有权。2012年,迪士尼又以40.5亿美元收购了卢克斯影业,知名《星球大战》IP也收归囊中。

当然,迪士尼也十分懂得二次利用IP的价值。艾格上台后,迪士尼开始将眼光转向对老IP的翻拍:既然新的原创之路受阻,已经充分积攒了人气和知名度的老IP,显然是规避风险的安全渠道。

翻拍经典:IP在手,天下我有

80后、90后这一代人,也许记不清儿时动画的情节,但多多少少对这些鲜活的动画角色有些印象。

20世纪末,互联网尚未普及,孩子们大多从DVD光碟和电视接触到动画片,在放学后到饭前的一小时坐在电视前看些零星的片段。

在这样的技术条件下,迪士尼动画片成为了一代人心中的“童年回忆”。你可能还记得《葫芦娃》《哪吒传奇》《数码宝贝》《宠物小精灵》等童年经典,也一定会以“情怀”的名义走进电影院给迪士尼交一张票钱。

没错,又是“我欠迪士尼一张电影票”系列。

从2012年开始,观众不知道给迪士尼补交了多少张电影票了。2010年的《爱丽丝梦游仙境》,2015年的《沉睡魔咒》和《灰姑娘》,2017年的《美女与野兽》和今年上半年上映的《阿拉丁》都收获颇丰,《美女与野兽》在全球收获12.6亿美元票房,《阿拉丁》票房也突破9亿美元。

票房表现在国内虽不惊艳,北美地区的观众确实给足了面子。

迪士尼显然很懂得榨干手下IP的全部价值,《沉睡魔咒》和《灰姑娘》成功后,他便宣布要将旗下近20部动画电影做真人版改编,包括《森林之子》《爱丽丝梦游仙境 2:镜中奇遇记》《美女与野兽》等改编,部分电影还会有真人版续集,比如今年10月就要和大家见面的《沉睡魔咒2》。

当然,给迪士尼交钱的观影群体也不光是因为情怀,真人版的改编、新动画技术支持下的大制作、流量巨星的加盟、对故事内核的崭新诠释都意味着,迪士尼这次不光给孩子们卖IP了,青年人、成年人都被圈在目标观影群体之内。

80后、90后这一代看家庭录像长大的孩子们已成长为有消费能力的群体,这不就是市场吗?

自然,改编不是乱编,改编真人版不是照着原动画电影找真人来演就有人买账。在真人版电影的包装上,迪士尼下了血本,请来各路流量明星、歌手加盟,让最优秀的导演执导,用最先进的特效动画技术制作场景,在视听上做到极致的完美。

《美女与野兽》请来《哈利波特》中小赫敏的演员艾玛·沃特森饰演贝儿,《阿拉丁》有威尔·史密斯加盟饰演灯神。

这次的《狮子王》也请来原版老狮子王木法沙的配音詹姆斯·琼斯,并由歌坛天后碧昂丝为辛巴的好友娜娜配音。原版动画中的经典歌曲也将重新翻唱后在真人版中再度出现。

更加震撼人心的消息是,天后碧昂丝还将与中国乐坛天王张学友合唱《狮子王》的主题曲《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作为中国地区的推广曲。

而导演方面,《阿拉丁》请来盖·里奇助阵,这位执导了《大侦探福尔摩斯》系列电影的优秀导演可谓号召力十足。《狮子王》则由导演乔恩·费儒执导。这个名字大家可能不熟悉,但说起他执导过的电影,大家一定不陌生。

两部《钢铁侠》都是费儒导演的杰作,2016年4月上映的迪士尼出品影片《奇幻森林》——一个森林中长大的狼孩的故事也是出于他之手。看过新版《蜘蛛侠》的观众,一定还记得电影中小蜘蛛的联络人:胖胖的哈皮——这位演员就是费儒导演本尊。

《奇幻森林》在2016年也是口碑爆好。它取材于1967年的动画《森林王子》,采用迪士尼先进的动作捕捉技术,由真人出演小狼孩,配合后期特效场景的制作,展现了仿真的原始森林。

比起其他真人版计划中的公主系列电影,如《美女与野兽》和《阿拉丁》,在内地的票房都仅有3亿左右,《奇幻森林》在中国内地斩获9.8亿票房,表现十分突出。在国内,动物世界的故事比起公主和王子还是更吸引人。

四年后这部《狮子王》,似乎也是要接《奇幻森林》,打造一部真人CG技术大作。通过好莱坞先进的特效技术,它完美模拟了真实非洲大草原上一桩狮子版《哈姆雷特》,乍看上去,仿佛在看《动物世界》纪录片,但其实,从配音到歌曲再到故事,它还是一部正统的迪士尼动画。

在豆瓣评论上,已经看过《狮子王》的观众评价也是褒贬不一。

55%的好友给出五星好评,认为电影特效技术上乘,完美还原原版《狮子王》的故事场景。

也有网友提到,过度的仿真让人无法入戏,狮子的面部表情也十分僵硬,情感传递效果欠佳——一群真正的动物在用人类的语言说话唱歌,不感觉怪怪的吗?

对于CG动画特效带来的观感的差异,有这样一个解释。在机器人理论中,有一个著名的恐怖谷理论,大致意思是,当仿真机器人的外形越来越像真人时,人们会对他有好感,而当相似度超过95%时,一点点“不像人”的地方都会十分显眼,这就会让观众产生恐怖感。

在CG动画的制作中也是如此,如果要让动物尽量贴近真实中的丛林世界,而又展现出拟人的一面,稍有不慎,就会给观众带来“动物开口说话”“狮子学人笑”的不适感。这样一来,真人版的狮子,可能还没有平面手绘的小狮子可爱,反而会让人觉得“违和”。

《狮子王》来了,迪士尼为什么抓着老IP不放?

《奇幻森林》宣传照

花式改良:时代变了,故事内核怎么变?

值得一提的是,迪士尼在冰雪奇缘大获成功后,对刻画人物似乎有了新的感触。在之后的真人版电影中,反派角色也不再像传统经典动画中一坏到底,迪士尼逐渐试着去挖掘人物的两面性、行为逻辑和精神内核。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沉睡魔咒》中的女巫玛琳菲森,这个角色从《睡美人》中的邪恶反派直接变成主角。她本性善良,在与人类军队的战斗中逐渐变得冷酷孤独,老国王则变成始乱终弃的渣男。

《灰姑娘》也不再遵循王子爱公主的套路,对后妈的人生经历和性格也着墨不少,更有奥斯卡影后凯特·布兰切特(《霍比特人》中的精灵女王)饰演邪恶继母,使这一角色丰满了不少。

《阿拉丁》中的茉莉公主成为了更勇敢独立的新时代女性,她的人生中不只有爱情和家庭,还有对命运的反抗、对自己的国家和人民的责任。

《狮子王》来了,迪士尼为什么抓着老IP不放?

《沉睡魔咒》玛琳菲森

今年6月,YouTube团队PattyCake Productions发布了一个叫做《迪士尼后妈茶话会》的视频。这首邪恶继母之歌从后妈们的角度,唱出她们对小公主们严厉对待的内心独白。这样的“反差萌”让围观群众们不禁感慨:“请求后妈女团原地出道!”

迪士尼在翻拍经典这件事上,十分懂得发掘新的故事内核,激起青年群体更广泛的认同。在传统经典动画中,迪士尼最具特色的就是公主系列,她们美丽善良、招人喜欢、不谙世事。像灰姑娘——一位遭到继母虐待的悲情女主角,白雪公主——因长相美丽而被后妈嫉妒的无辜公主。

这些已经是上个世纪的流行了。新世纪以来,更多勇敢反抗、挑战自我、潇洒英朗的“霸气御姐”女性形象出现在迪士尼的翻拍电影中。

《狮子王》来了,迪士尼为什么抓着老IP不放?

《后妈茶话会》MV截图

2019年7月7日,《花木兰》真人版发布了第一支预告片。由刘亦菲饰演花木兰,甄子丹、李连杰、巩俐等中国影视巨星也将出演。刘亦菲长发披肩,着一袭红衣,女扮男装替父从军,这位迪士尼制作的华裔公主将于2020年3月正式在影院和大家见面。

迪士尼称,《花木兰》是一部战争史诗,并不会像之前的公主系列歌舞片一样唱歌。然而,预告片发布后,外国网友吐槽没有歌舞和原版动画中的原创角色木须龙出现,中国网友吐槽木兰是北方人却住在福建土楼中。

迪士尼在吸收外国元素改编IP时经常会遇到这样水土不服的地方。同样是公主系列的经典电影《美人鱼》也在7月4日宣布由黑人女歌手哈雷·贝利(Halle Bailey)出演。

执导《小美人鱼》的导演罗伯·马歇尔介绍,贝利身上纯真的气质和绝美的歌声都是发挥这一角色的所必须的品质。很多观众却纷纷表示,“我们记忆中的爱丽儿可不是黑色皮肤啊!”

《狮子王》来了,迪士尼为什么抓着老IP不放?

Halle Bailey发ins称梦想成真并附黑色皮肤美人鱼图片

迪士尼在IP电影翻拍这一事业上,越来越擅于将新时代的女性气质加到真人版的公主身上。可以预见,将军花木兰和小美人鱼爱丽儿也会有不同风格的呈现。甚至《狮子王》中的老王后沙拉碧,在新版中的故事经历和性格也丰满了不少。

不管你吃不吃这一款的公主,在花式翻拍这件事上,迪士尼的神奇的举动仍值得关注。

注:

部分观点来源亿欧网《中国为什么出不了迪士尼》,作者:王又石;动画学术趴《CG造型与恐怖谷理论》;刺猬公社作者周矗对此文亦有帮助

 

作者 :许嘉婧

来源: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本文由 @刺猬公社 授权发布于运营派,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入圈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互联网运营学习、交流、分享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