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向上社交”?为什么要“向上社交”?如何“向上社交”?本文作者分享了对以上问题的深度思考,希望给大家带来启发。

做自媒体不怎么赚钱,就想突破舒适圈。

最近几天,我与各行各业人交流不少,其中包括总监、副总裁、企业老板,甚至是VC、厨师等一系列不同岗位的朋友。

通过接触,我发现一件事,向上社交远比向下社交要具有挑战性,大部分人都有此感悟。

比如:

如果你在公司已经升到副总裁位置,与身边总监、经理交流就会轻松得多;但反过来,如果你是一名总监,突然需要和老板打交道,你可能会感到自我价值贬值。

这直接导致,你开始不断思考,我能为对方提供什么?如果我没有可提供的,我如何开启和他的交流?辗转于纠结间可能就放弃了。

我询问过身边的人,他们建议大致相同,要么,找到自己价值点,要么,克服心理障碍;然而,经过这几天与近百人的交流,我发现“向上社交”并不难。

只要你有什么想法或需要帮助的事情,大胆说出来就好了,哪怕被拒绝也没关系,至少你在他们心中留下了印象。

所以,我们以前对向上社交的理解,可能有些偏颇,或者看完一些道理后,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方法。

01

想要取得一些成就,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内在的自我奋斗,另一种是外在借力,也就是向上社交。

它具体什么意思?

简单讲,和比自己更优秀的人建立关系,这种关系不仅可以提高自己社会地位,还能带来一定机会和资源。

它不是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点头哈腰的递名片,更多讲究真诚地寻求帮助和有价值的沟通讨论,但是,这里我并不排斥刚才说的那些行为。

因为人有三六九等,和不同人打交道方式的确不同。

要知道,你不溜须拍马,上来就真诚沟通,人家也不一定理你;拿我来说,这两天跟某个公司业务部门聊天时,人家就说,这个事不太好办,不过我可以帮忙,但是可能需要一些小投入。

所以,网络上教你正直的品格肯定没错,若从办事角度,某些行为,的确逃不掉,当然,我到不希望你做触破个人底线的事儿。

那么,向上社交中什么最重要呢?大家一定会考虑“价值”对吧,在我看来,“麻烦”大于“价值”。

为什么?

等值交换过程是一种交易,比如,你的亲戚到你家借一包盐,这可以被视为一种麻烦;如果他借完盐后,第二天送你一瓶醋,这就构成一次交易。

当你麻烦别人时,其实是你有一种需求的表达。

这个需求往往源于你不愿或不能自己完成的事情,而这件事恰好别人可以做。如果他投入了一定的精力、时间或金钱去完成这件事,那么这件事就变成了他的产品。

如果你没有金钱,或者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你无法做出等量的回馈,那么你的需求就可能被视为麻烦。这些基本社交规则,我想,你应该非常清楚。

别多想,去行动

问题在于,刚开始的向上社交,我们想跟别人等价交换,是很难的一件事。这当中存在两种差异:

1.价值与资源差距

别人维度比你高,你认为的知识、经验、人脉在他们那里可能根本不算啥,一抓一大把,你觉得自己有价值的东西,和别人看到的价值不一定对等。

比如:

假设你是一个初级软件工程师,你想与公司首席技术官(CTO)进行有效社交。你可能拥有一些专门的编程技能或者是对某个特定问题的深入理解,在你看来,这些是你的价值。

然而,对于CTO来说,他可能已经拥有这些技能,或者他可以方便地找到其他人,来解决这个特定的问题。因此,你的向上社交会很吃力,你认为的价值,对CTO来说可能并不具有同等的价值。

2.需求与社会地位

你所能提供的资源,对方可能并不需要,或者需求相对较小。而你需要的可能正是对方的主要资源,这种需求的不对称,也使得价值交换变得困难。

社会地位也可能会影响一个人对资源的评估,在某些社会环境中,有的资源可能被认为更有价值,但在其他环境中,这些资源可能被低估。

就像:

我是做营销洞察自媒体,我能给别人提供内容创作,但老板生意下降时,别人并不想要做任何传播,而且,他们有自己的自媒体矩阵,我的有限资源和知识,对他来说,不值得一体。

所以,种种因素,会让向上社交变得很困难,经过探索后我发现,与其过分价值交换,更好的策略可能是,寻找和提供能够增强两者关系的价值。

02

什么意思呢?

拿上述中初级软件工程师和CTO来说,CTO可能更关注发现一个新业务机会,或找到一个可以改进公司产品的想法,这些对他是有价值。

拿我做营销自媒体来说,我的目标画像是老板、各公司品牌内容侧的人,是传播口的人,甚至都不是公关(Public Relations)总监。

他们的需求可能是,要我提供在特定领域、或特定类型的市场中有独特见解,这是大公司不熟悉、缺乏的;又或者我可以分享新颖、创新、成体系的营销方法论,这对公司广告策略会有帮助。

此类信息或许在目标群体那里,比我的个人经验、写篇稿子,一个技能更有价值;甚至说,我的内容要和合适的人匹配在一起,还得是向上社交中需要的,才能体现出价值。

明白这些,你也就理解了为什么麻烦大于价值。毕竟,可以在麻烦中,听到对方需要什么,最近忙什么,哪些是他们困惑的。

不过,我身边也有什么说,麻烦都害怕别说聊了,我都不敢聊,不知道怎么聊,怎么办?有一个很好的办法是,用请教的方式开始对话。也就是说,你可以分享自己的困惑,请教别人他们的看法,这不仅可以帮助你了解别人的思考和观点,也可以开启一段有深度的对话。

同时,也可以带着提高职级后的假设,询问对方的看法。

这意味着,尝试从更高职级、角度来思考问题,然后,向别人请教他们对这些更高层次的问题的看法;这样做的好处是,它可以帮助你开阔思维,了解更高层次的问题和挑战,也能让对话更有深度,使你能从中学到更多。

比如:

我对自媒体的发展感到困惑,于是我咨询一些企业老板,他们如何看待公众号这种方式的传播?企业是否仍然需要?

不少老板告诉我,这个市场肯定会存在,不会被淘汰,然而,公司对内容传播的方式可能会有所转变。

想一下,现在转化率高的内容,都已经转向短视频平台,那么图文内容还能做什么呢?图文合作已经变成了一种衍生品,我们应该将其回归到需求上。

当我问到需求是什么时,一些老板表示,他们的市场部门在掌握社交资源方面相对较弱,每次做整合营销、跨界联名往往很难找到”合作伙伴品牌的联系方式”,这是一类需求。

另一类需求在于”方法论”层面的问题。现在无论是抖音、小红书,还是快手,平台众多导致玩法复杂,公司希望用小成本做大事情,这意味着每一笔投入都要尽可能地提高其带来的回报。

要提高回报概率,就要掌握那些经过竞品验证过的方法论,如果这些方法论能够用于内部培训,让员工使用,将是很有价值的。一旦这些需求被满足,图文合作就会自然而然地发生。

种种沟通,让我认识到,做任何东西都不要自嗨,主动与他人互动、寻求反馈和建议的很重要;可是,也有一些人觉得从开始认识一个人,到沟通建立,到逐渐熟悉,整个过程挺难的,这又是为什么?

03

我们可以从认知心理学来看,一方面,大脑的本质,是一个贝叶斯系统(Bayesian model)。

我们从一个初始先验概率(我们在观察之前对某个假设的概率)开始,然后随着新数据的到来,再更新这个概率,得到一个”后验”概率(我们在观察数据之后对假设的概率)。

举个例子:

如果你经常发火,就像是把”发火”模块的音量调大了,就会更容易生气。但是,如果能控制住自己,保持冷静,那就相当于把”发火”模块的音量调小,”冷静”模块的音量调大。

放在向上社交中同样,不管跟谁,你有了第一次打招呼,第二次、第三次就会基于前一次的情况,不断调整自己,为下一次积累能量。

所以,要记住,做的每一件小事,都会影响到大脑设置,就像每次调节音量都会改变我听到的声音一样。

这也是平时,我为什么一直强调去做一些需要挑战的事情的原因,因为这样,可以锻炼我的大脑,让它习惯于不断思考和解决问题。

同时,大脑也会因为我一直在挑战自己而变得更强壮、更灵活,这也是,抵抗年龄带来的大脑认知和思维能力下降的最好办法。

别多想,去行动

另一方面,在更新认知的基础上,也可以用马尔可夫决策过程(Markov Decision Process,MDP)思维方式进行审视。

什么意思呢?

此概念认为一个系统的未来发展,只取决于现在的状态,而和过去无关。就像一个游戏,下一步行动并不会被你之前的所有行动所影响,只需要看你当前的情况,就能决定下一步怎么做,这就是马尔可夫过程中的“无记忆性”。

对于中间的链条,你可以想象成在一系列状态之间跳跃的过程,每一次跳跃(或者说转移)都有一定的概率。

举个例子:

寻求向上社交就像是在玩棋盘游戏,在这个游戏中,每个格子代表不同的圈子,目标是前进到更高层级的社交圈子。

在这个游戏中,“掷骰子”动作可以被理解为社交行为,例如参加社交活动、建立新关系、学习新技能等。

这个“掷骰子”的结果,即社交行为的结果(比如是否成功建立了新的关系,或者是否通过新的技能提升了自己的地位),将决定你能前进多少格,也就是你能进入到哪个层级的社交圈子。

重要的是,按照马尔可夫性质,你下一步的社交圈子位置只取决于你现在的位置(你当前的社交圈子)和你的社交行为的结果,而与你之前的所有社交行为无关。

这意味着,无论你过去社交行为如何,只要你现在采取了有效的行为,在别人的需求上,提供一些解决方法,就有可能把向上社交做的很棒。

所以,不确定性较高的事,可以使用贝叶斯理论来更新我们对状态的认识,稍微积累一些基础认识后,再用马尔可夫决策过程来做出最优的决策。

如此一来,两者结合就成了贝叶斯马尔可夫决策过程(Bayesian Markov Decision Process)。

简单讲,开始像爬坡,一旦爬上坡你的心力张力也逐渐扩大,慢慢也就觉得容易了。认知到这些,你也就明白了“袄,原来跟高一维度的人打交道,会持续积累能量,会持续让你越来越爱跟厉害的人相处。

04

所以认知这么多,在实操层面怎么开始呢?我最近践行一个前提和两个步骤,分享给你:

1. 只操心下一步

过度追求“向上社交”可能导致我们迷失自己,因此,重要的是要回归并审视自我。

法国哲学家勒内·笛卡尔(René Descartes)有一句我记得的话:“当追求真理超过我们的能力时,我们应该追随最可能是真理的东西。” 我觉得这句话和“向上社交”的逻辑相辅相成。

我的理解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混乱、不确定性的世界中,如果总追求清晰和充分的准备,那么,可能难以向前。

埃隆·马斯克也提出过一个类似的观点。他说,你应该设定大目标,而不应过度担心当前和目标之间的距离和难题,你只需要明确朝着目标的下一步就好。

因此,首要的前提是,你需要明确自己“希望在向上社交中获取什么”。以此为起点和终点,你就不会迷茫。

有些人可能永远无法达到某些大佬的级别,但只要你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就可以从他们那里获取到很多有价值的知识和见解。

2. 朋友圈多互动

点赞是一种最基本的互动形式,无论身处哪个阶层。

我们往往在加好友之后,并不总是与他们进行深入的交谈,这不是因为不想聊天,而是大家都很忙,或并不清楚如何为对方提供有价值的信息。

有闲暇时间时,多向朋友们点赞,这个行为并不需要你付出太多。对我而言,我不认为点赞是维系感情的最佳方式,但无疑,它能够推进关系的发展。

我基本每天都会浏览朋友圈,给各种不同的人点赞。当看到朋友们发布自拍或文章,我会用心地留下评论,因为人都有虚荣心,都需要得到他人的认可。

如果连这样的基础行为都被忽视,我实在难以找到合适的词汇来教你打开“向上社交”之路。

别多想,去行动

3. 介绍朋友认识

点赞久了,对方心里就慢慢有你这个人的印象了。心理学中,这种现象叫做“熟悉度偏见”(Familiarity bias),也叫频繁暴露效应。

简单讲,人们往往偏好他们熟悉的事物,在多次重复或频繁接触某个信息、人或事物后,人们会对此产生更加积极或正面的评价。

不信你想想看,出去参加大会,各种小规模聚会时,人们是不是,更倾向于跟认识的熟人,或说有印象的人坐在一起,而不是跟其他长得比较好看,或者看起来比较权威的人一起坐。

不过点赞一万次,不如聊一次。

在你认为时机合适的时放下包袱开口聊,这时认识的机会就有了;一段时间后,我还有个习惯,即互推好友给对方认识,可能基于合作、行业、岗位等等。

为什么这样做呢?

六度人脉理论(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中有个观点说,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6个。反之我认为,如果把自己的朋友,推给新朋友,那么,你就成为了中间的“关键链接”。

一旦打通的链接变多,大家会发现,这个人好厉害,也认识他,也认识他,如此下来,你的形象、影响力会再次为社交圈赋能。

总体而言:

去认识比你厉害的人。

你也可以把这套方法用在做事中,不要总在颅内假设、推演,先行动,行动中微调验证,最终,你会改变固有心智模式。

 

作者:王智远,微信公众号:“王智远同学”

本文由 @王智远 原创发布于运营派,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登录后参与评论
给作者一些鼓励吧!
等我一分钟 我去找个夸你的句子
这世上美好的东西不多,牛起来要人命的你就是其一!
不要厉害的这么随意,不然我会觉得我又行了
这就很离谱了,老天爷追着喂饭的主儿~
我要是有这才华,我走路都得横着走!
对你的作品崇拜!
反手就是一个推荐,能量满满!
感谢分享
  1. 好文章,已分享给组里同事 ;-)

  2. 半个运营,欢迎点评 产品研发期:沟通能力,理解能力,用户画像,造势 产品迭代期:规划能力,用户分析,数据分析,行业趋势,关注利用热点,突发情况处理能力,数据变化应对策略

  3. 看着看着,我坐过站了。。。。。

  4. 看了这篇文章,下周的培训会素材有了,哈哈哈哈哈

  5. 很有价值的一篇文章,作为一名运营经理唯有多学习,多复盘,多总结,多实战,才能成为优秀运营人。

  6. 看完这篇文章,我对这个话题有了更全面的了解,作者的分析很有逻辑,很有说服力。

  7. 很有深度,不仅提出了问题,还给出了解决方案,让人受益匪浅。

  8. 文章写得很有见地,作者的思考很深入,值得学习。

  9. 很深刻,感谢作者分享

收藏
评论
返回
营销日历07月21日 更多
776年史上首次古代奥运会在古希腊举行
1899年美国作家海明威诞辰
1969年阿姆斯特朗成为第一个踏上月球的人类
2012年北京66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特大暴雨
加入圈子
全栈运营交流群
加入
抖音运营交流群
加入
小红书运营交流群
加入
视频号运营交流群
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