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型互联网产品的增长曲线,并不适用于严选这套打法。从精选电商角度来看,慢下来多打磨产品品质和存量用户运营是一件好事。而作为一个消费品牌,严选只有3年历史,道阻且长。

2018年,肩负「再造一个网易」任务的网易电商营收步入了慢速增长阶段。伴随裁员传言,关于网易严选增长乏力的论调甚嚣尘上。但应该明确一个事实,从诞生之初,严选就不是电商平台,而是深入制造业的、切入上游工厂的模式。

流量型互联网产品的增长曲线,并不适用于严选这套打法。从精选电商角度来看,慢下来多打磨产品品质和存量用户运营是一件好事。而作为一个消费品牌,严选只有3年历史,道阻且长。

0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公司的新闻,不再是通过TMT媒体,而是通过「脉脉」。

互联网寒冬来袭,的确给人一种「地主家也没余粮」的感觉。但脉脉上频繁出现的裁员超50%、变相裁员、突击裁员等「职言」爆料,大多未经证实。

BAT的经营策略确实越来越谨慎,但远没有到大规模裁员和减编的阶段。中招的当然不止BAT,网易大规模裁员、京东大规模裁高管、滴滴大规模裁员,反正大家不会去关注公司是否进行结构优化、业务转型,所有的记忆点都是裁员比例很大。

拿网易严选来说,在大家印象里面,这是一匹增长迅猛的电商黑马,怎么也裁员了?毫无疑问,在这个时间节点,风吹草动都会引发质疑甚至声讨。

因为弱传播效应在这个时候起作用了,厦门大学教授邹振东总结舆论世界的传播规律主要有四点:弱者优势、情感强势、轻者为重和次者为主。前面两点用来解释未被核实的裁员传闻之所以掀起轩然大波,再合适不过。

作为旁观者,我们无法知晓爆料的当事人是否绩效考核过关,但被裁的个体总是弱势的,而公司是强势的;在寒冬中被裁,更能激发大家的同情。情感占据着舆论的主流地位,它有一种超强的能量,传播范围非常广。

但情感主导的舆论未必真实。网易严选近期对媒体回应的细节是,其脱离了邮箱事业部、由原先的二级部门升级为一级部门,旗下原有的10多个项目部门也整合为产品技术、商品、供应链、营销、客服等五大中心。

网易严选的人员流动情况并非是此前流传的高达30%至40%的裁员比例,实际离职人数比为8%左右。此外网易严选在近期还新入职了33名员工,这个离职比例,连说是裁员都有点勉强。

既然是组织结构调整,必然不是一蹴而就,而需要一定的调整周期。

02

春节前后,各大互联网企业都公布了最新的财报数据,慢速增长成为了巨头的新常态,很多人说,网易严选的调整也是因为财报承压。那我们也来看看网易的表现。

网易在2017年第四季度开始公布电商板块的财务数据,严选和考拉也成为网易在游戏之后,最能打的业务线。不过,到2018年第四季度,网易电商的营收同比增速已经从175%下滑到了64.8%。

初看,网易严选的增长走势确实和一般的互联网产品的增长曲线不太一样。但应该明确一个事实,从诞生之初,严选就不是互联网电商平台,而是深入制造业的、切入上游工厂的重模式。流量型互联网产品的增长曲线,并不适用于严选这套打法。

网易严选的自营模式决定了,它需要与工厂一起设计产品,选择原料、再到生产、质检,还有仓储物流。这种模式比追求平台大、品牌多、商品全的传统电商来说重得太多。

而且,为严选买单的不仅是一个消费者群体,也是追求着同样的生活方式、有着同样消费理念的粉丝社群,比如:追求品质而又高性价比生活方式的新青年,体验和质量是第一位的。这时候要考虑的是GMV、品控、库存等关系的平衡,一味的追求扩张速度,那凡客就是前车之鉴。

慢下来,恰恰是精品电商成为长期高质量资产的机会和壁垒。它们能成为上游供应链的「组织者」,为消费者筛选制造商同时,也为优秀制造资源提供了平台和渠道,解决供需两端无法有效匹配的结构性困境,同时也能解决消费品牌最大的库存难题。

严选应该是意识到了这一点,网易严选副总裁石闻一对媒体披露2019年的核心就是「圈粉」。

「圈粉」的核心主要是两点:一方面通过商品品质的把控与升级稳固老客的粘性与复购率;另一方面,提升供应端的效率。

03

我们会发现,此前的每一轮的电商模式突破,都没有离开流量怪圈。C2C时代,淘宝推动线上零售第一次大爆发;B2C时代,消费升级,天猫成为增长引擎,京东实现快速崛起,同时品牌去库存,唯品会特卖模式兴起。社交电商时代,社交流量和长尾商家助力拼多多实现野蛮生长。从一定程度上来看,拼多多回到了早期淘宝的路子,只不过获客渠道变了。

流量型电商的瓶颈早就显现,艾瑞咨询和国泰君安证券的数据显示:中心化的传统电商市场遵循二八原则——小部分的头部品牌占据了平台大部分的流量,获客成本水涨船高,已经超过200元/人。社交电商的出现,也只是在短暂的爆发期带来一定的变化。

而严选模式深入制造业和走向线下,短期来看这「很不互联网」,但如果将其放在更宽的时间维度,则能从消费效率、层次和价值上带来转变。

伴随国家经济进入“慢”时代的结构升级期,中国电商也进入消费升级的转型期。在消费这个层面上,我们经常对标日本,我们也仍然在一定愿景上希望,中国能诞生自己的无印良品和优衣库。

无印良品起步于19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正处在增速下滑周期。但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追求并没有发生改变,消费升级转型期的特征这恰恰契合了严选所推崇的那句「好的生活,没那么贵」。

财经杂志刊登过一篇文章,叫做《回首平成时代:日本共克时艰和艰难改革发展的30年》,这篇文章提出,日本平成30年给我们一些有益的启发。

  • 第一个是经济困难的时候,也可以通过改革吹响产业升级和重振经济的号角。
  • 第二个是经济的低迷下,消费者不一定要“消费降级”。消费者并没有一定要忍受低劣产品的必然性。第三个是经济低迷的时候,社会对精英阶层和大企业会提出更高的伦理水平的要求。

从这个层面来看,属于流量型电商的机会窗口越来越窄,属于制造型电商的时代正在朝我们走来。

作者:吴怼怼,微信公众号:吴怼怼(esnql520)。资深媒体人,专注互联网内容、品牌与公关领域个性解读。

本文由@吴怼怼 授权发布于运营派。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入圈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互联网运营学习、交流、分享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