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薛高创始人林盛开始直播带货,带货还债,走上自救道路。站在生死线的他能否逆风翻盘,重回巅峰,今天通过讲述他的故事,给大家一些启示,推荐给互联网的小伙伴们阅读。

“压力一直有。做直播对我来说是一件特别纠结的事情,因为之前从来没有这个选项。”5月28日晚上7点,钟薛高创始人林盛在淘宝“钟薛高老林”直播间正式开播带货,脸上是显而易见的紧张。

缓解公司现金流、清偿拖欠员工的薪资,是林盛选择直播带货的原因。

“钟薛高过去一年里运营得不太好,主要是我的责任,导致资金流非常紧张,甚至大量的员工薪水、补偿金,还有报销都没有及时去兑付。所以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希望尽量把公司恢复到正常的运营状态,可以一点点地去把欠大家的钱给还上。”正式开始带货前,林盛对钟薛高当前的经营情况进行了说明。

截至晚上7点半,林盛的直播间共上线了75款产品,除了5款钟薛高产品,剩下的产品分为直播严选、数码电子、食品与家居百货四大类。其中,钟薛高的招牌产品丝绒可可的折扣力度明显,该款产品的常规售价为180元/10支,直播间价格则是112元/12支,产品单价从18元降至9.3元。此外,食品区内选品以红薯、麻花酥、苹果汁、茶叶等为主,家居百货类产品则为洗手液、驱蚊液、卷纸等。

整体来看,直播间选品亲民。开播10分钟,直播间观看数量超过8万人;开播17分钟,直播间观看数量超过10万;截至发稿时,观看数量已经超过50万。

从长居幕后到走向台前带货,林盛正为筹措资金维持公司运转绞尽脑汁。不过,随着消费形势变化、国产雪糕高端化浪潮退去,钟薛高前方的路也面临诸多变数。

一、729名员工被欠钱,“会一点一点去还”

林盛直播带货并不突然,开播前的一个多月,其已在对外释放信息。

4月21日,新浪财经CEO邓庆旭发布微博称,林盛在被“限高”后,坐了一晚上绿皮火车到北京。据该微博转述,林盛表示,“就是卖红薯也要把债还上!”同日晚,林盛在微博发文回应上述微博,表示虽然公司目前面临诸多困难,但公司努力改变、负起责任的决心没有变。

5月11日,林盛又现身吴晓波频道直播间聊起钟薛高的发展历程与现状,当直播间评论区出现“还钱”评论时,林盛回应称,不管卖雪糕还是卖红薯,都会一分一分,一点一点的去认账还钱,并表示考虑研发新的产品,甚至直播带货。

低姿态的背后是钟薛高在“生死线”上徘徊。

2023年10月,多名自称钟薛高前员工的网友在社交媒体上爆料,称钟薛高存在拖欠离职员工工资与赔偿金的情况。彼时,钟薛高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正在积极解决相关纠纷,目前运营一切正常。

5月28日晚的直播中,林盛也透露,钟薛高有大量的员工薪水、补偿金,还有报销没有及时去兑付,“729是我们统计的,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人数。希望让这个数字一点一点减少。”

天眼查显示,2023年11月以来,钟薛高共新增多则开庭公告,案由为服务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加工合同纠纷等,其中,钟薛高均为被告。2023年12月以来,钟薛高已新增7则股权冻结消息,冻结股权近4000万元,股权被执行企业均为钟薛高全资子公司。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3月11日,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发布一则限制消费令,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钟薛高及其法定代表人林盛被限制高消费。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截至目前,钟薛高及其全资子公司钟茂(上海)食品科技有限公司被执行金额总计超过3000万元。

根据此前吴晓波直播间的信息,目前钟薛高内部员工只剩下70人,巅峰期时,员工的数量是2000名。此外,钟薛高微信公众号与官方微博的最后更新时间均停留在2023年8月,钟薛高小红书账号的最后更新时间则停留在9月14日。

今年3月1日,钟薛高抖音官方旗舰店账号发布产品上新消息,官宣经典口味配方全线升级。不过,从终端情况看,钟薛高该批产品进入的市场范围较小。

目前,钟薛高天猫旗舰店仅剩3款配方升级的新产品在售,且配送的范围有限。5月28日,时代周报记者走访了广州天河珠江新城片区内多家便利店与商超,商店冰柜内均未发现钟薛高的产品。此外,各电商渠道上还有相当一部分钟薛高折扣产品在流通。

今晚的直播中,不少网友也留言评论称,希望可以在直播间买到钟薛高的雪糕。

二、高端雪糕卖不动,经销商替钟薛高惋惜

无论林盛的带货直播事业发展走势如何,钟薛高短时间内或许都难以重拾高光。
广告咨询出身的林盛,曾靠强大的营销能力,一手把东北街边小店里的马迭尔、中街1946,推向了一线城市的核心商区。2018年成立的钟薛高则可以视作林盛雪糕事业的“集大成者”。

以零添加、采用高品质原材料作为卖点的钟薛高,产品甫一上市定价区间就在10~20元。2018年双十一时,钟薛高推出的厄瓜多尔粉钻雪糕售价更是高达66元一支。

乘着中国雪糕市场高端化的风潮,钟薛高曾收获突出销量表现。2018年双十一,钟薛高40分钟卖出5万支,获得天猫冰品类目第一;2019年,品牌销售额破亿;2020年,品牌线上销售额一度赶超哈根达斯;2022年,钟薛高营收突破10亿元。

2018—2021年,钟薛高接连斩获4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真格基金、经纬创投、天图投资等知名机构。其中,2021年5月时获得的A轮融资,金额高达2亿元。

不过,高速增长期后,钟薛高的管理短板逐渐显露。

为了保证瓦片状、顶端印有回形纹的独特产品外形,钟薛高整条产线的生产设备均为独立设计和采购。创始团队此前曾对外透露,钟薛高在设备、工艺、创新方面的投入达数亿元;而为进行市场拓张,钟薛高一共向线下市场尤其是低线市场投放了超过5万台冰柜。作为参照,联合利华旗下的雪糕品牌和路雪入华近10年时,铺设的进口冰柜总数才达到约6万台,而在2000年初,和路雪给6万台冰柜的投资费用就已超过3.6亿元。

然而,一路高歌猛进的钟薛高也受到了流量的反噬。2022年6月,因市场上雪糕价格水涨船高,钟薛高被视作“雪糕刺客”的典型。同一时期,钟薛高又因产品“烧不化”的情况饱受争议。伴随着消费投资热降温,此前身为资本宠儿的钟薛高,也未能再获资本输血。

在吴晓波直播间中,林盛将自己经营钟薛高的错误总结为缺乏风险意识、扩张速度太快管理跟不上,以及没能学会在自媒体时代面对舆论。

而当企业经营错误遇上市场转型期,钟薛高要想重头再来,并不容易。

在短暂的消费升级期后,国内雪糕市场正再次走向平价消费期。

马上赢情报站数据显示,无论是建议零售价,还是产品成交均价,相比2022年,2023年雪糕市场价格带均有明显的“退坡”情况出现。从建议零售价看,6元以上的产品数量从2022年占比接近50%,到2023年只占总体SKU数量的20%多一点,高价产品在热销榜上的消退非常明显。

5月28日,一位资深雪糕经销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今年以来,5元以上价格带的雪糕产品销量普遍不佳。“今年市面上的网红产品也变得特别少,消费者普遍更理性了,更看重产品的性价比,不那么容易冲动消费了。”

同时,这位经销商也表达了对钟薛高的惋惜。“钟薛高的营销做得很好,假如只瞄准高端渠道和高端客群,这个品牌其实做得还不错。但可惜这个牌子砸冰柜、做了太多低端渠道,把自己给做死了。”

 

作者:李馨婷

来源:微信公众号:“ 时代财经APP(ID:tf-app)”

本文由@时代财经APP 授权发布于运营派,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登录后参与评论
给作者一些鼓励吧!
等我一分钟 我去找个夸你的句子
这世上美好的东西不多,牛起来要人命的你就是其一!
不要厉害的这么随意,不然我会觉得我又行了
这就很离谱了,老天爷追着喂饭的主儿~
我要是有这才华,我走路都得横着走!
对你的作品崇拜!
反手就是一个推荐,能量满满!
感谢分享
  1. 对于一个每天996的运营人来说,简直扎心了。 :x

  2. 降低期望,把手机关掉,焦虑就没有了。

  3. 整理得还挺全,解读得也很透彻,值得一读。

  4. 这篇文章让我收获了很多知识,感谢作者的分享,期待更多优质内容。

收藏
评论
返回
营销日历07月21日 更多
776年史上首次古代奥运会在古希腊举行
1899年美国作家海明威诞辰
1969年阿姆斯特朗成为第一个踏上月球的人类
2012年北京66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特大暴雨
加入圈子
全栈运营交流群
加入
抖音运营交流群
加入
小红书运营交流群
加入
视频号运营交流群
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