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回到2010年小米成立的那个时间点,但小米没选择做手机,那后果会如何?

假如小米当年没做手机

当前小米市值约有600亿美元,不管有多少质疑和挑战,小米无疑都是BAT之后最成功的IT企业。小米起家以及现在的支撑性产品显然是手机,3年时间里小米手机的销量迅速从700万拉升到6000多万部,这也迅速拉高了小米的估值。那我们做个有趣的假设,假如回到2010年小米成立的那个时间点,但小米没选择做手机,那后果会如何?

十有八九并不会比今天更好,更大的几率则是默默无闻。

小米启动的时候移动互联网还没启动,所以理论上所有后续大规模发展的重度移动互联网项目,小米都有机会做的。但事实上除了滴滴、美团、今日头条,在整个移动互联网趋势下并没有造就其它的200亿美元量级的公司。也就是说小米如果选了其它赛道,那要么是彻底失败了,要么即使成功市值也会比今天小很多。也就是说除了做手机,小米并不可能真的成为600亿美元市值的公司,如果选了其它的赛道甚至很可能200亿美元市值也达不到。

为什么会这样?

这可以从唯一一个也许让小米可以突破当前市值的点–米聊上看出端倪。小米米聊未成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对手过于强大。米聊如果成功取代今天的微信,那其估值很可能会远超现在小米的估值。也正因此,这会成为腾讯不能输的点,一旦腾讯全线压上其它人就变得毫无机会。

同样道理,PC互联网的巨头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顺势延伸,根本没给其它人太多的机会。电商、搜索都不是简单利用某个趋势就可以迅速颠覆的点。这反过来也就意味着如果小米硬磕IM、电商、搜索这些可以让自己更加壮大的赛道,那很可能根本就没机会变成一家如此市值的公司。

大趋势下的唯一方法论

这再一次验证了一个非常朴素的方法论,在游戏规则没大幅改变之前,既有赢家总是可以延续自己的优势。新玩家必须错开相应领域,进行错维竞争,在新池子里成长壮大。逆袭的可能则在于长大之后。否则成功几率会比较低。

模式不同的同领域竞争虽然过去有成功案例,但在移动互联网这波浪潮下,显然并未催生相应的企业。我们并没看到新的电商、新的搜索、新的IM。(拼多多会是例外么?)

我们总是在一种大的循环里做事情,新的技术培育新的技术红利,新的技术红利开辟新的领域,然后培育出新的玩家,然后进入某种相对稳定的结构。这种稳定结构基本不会从内往外进行颠覆,要想变化只能借助从外往里的力量。

零售如果没互联网电商,那很可能到现在还是主要靠百货;商业银行如果没有互联网金融,那很可能一直会持续过去几十年所遵循的模式。

这种稳定结构很可能并不和技术发生变化与否有关,而更多的和组织模式有关。传统行当通常会形成非常稳定的层级结构,在这种结构下当事人会把更多精力投在怎么升级或者怎么保住自己的位置上,这与位置高低无关而与企业形态有关,不开辟新领域,那大多时候只能是存量替换。职业路径才是稳定结构企业里每个人所关心的最大问题。这时候真实感受到新技术的是底层对职业路径比较绝望的人,这些人虽然能感受到却对变革毫无推动力;而真有推动力的,在稳定结构最上端的人,则和一切现场信息是隔绝的。所以天然的这种结构是变化迟钝的。

互联网在过去这些年一直扮演了新模式推动者的角色,所以才吸引众多目光(想想互联网女皇报告会有多少人看)。但在下一步,互联网会越来越传统化,虽然互联网企业会相对敏锐,因为互联网先天上有助于打穿信息壁垒。但这种程度上的改善,事实上不足以打破上面所说的大约束。因为所谓的层级则来自于人思维模式的限制,无可改变,一个人每天就那么多思考力,所以公司一大,就一定会分层级,真正的决策者也就一定会离现场越来越远。而层级也就一定会衍生出在内部体系里爬格子的需要。这就一定会让企业陷入某种盛衰循环的必然逻辑里面来。

那些注定发生的事

虽然只是初漏端倪,但在未来一些年里一些事情注定发生。

第一个是互联网一定会改变眼下还没改变或者改变还不彻底的行当。典型的是金融领域,虽然金融领域的变革更多的受限于政策而非技术,所谓的P2P也遭遇很多挫折,但长线来看这个领域一定会变的更多。

第二个则是人工智能一定会推动相关领域的“自动化”升级。这里的自动化是非常泛化的,可以是包裹分拣,也可以是收费路口的ETC取代,当然也还有眼下大家比较熟悉的语音控制和交互。但这个过程应该会慢于互联网的崛起。本质原因是这波人工智能首先体现的是对端的影响,而端的影响则必须和硬件以及场景相结合,这样就把一般行业变革的周期和硬件生产制造的周期引入到智能落地的过程中来了。去过北京知名医院的人一定不会对科技改变生活的必要性提出质疑。很多资源眼下实在太少,只有科技才可能让优质的资源变的触手可及,变的普及。

第三个是世界的控制力一定越来越多的向数字空间转移。自动化本身也是数据化的过程。总会有一种方式打穿种种数据边界,把散落的数据整合起来,而整合度越高世界的控制权也就越多的在数字空间里。

小结

互联网几乎是最好的创业机会,模式轻、变现快,但大的时机已经过去了,可见范围内新的模式几乎都比互联网重。这样就形成了一种新的挑战:投机心理的养成也许只要瞬间,但投机心理的去除则可能要无限久。所以真要做事情,在这个过渡期是特别需要某种信念的支持。

 

作者:李智勇,声智科技合伙人&副总裁,微信公众号:琢磨事(ID:zuomoshi)

本文由 @李智勇 原创发布于运营派。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源于网络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入圈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互联网运营学习、交流、分享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