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期节目更像是一个海选。我不太会把它所有的东西都过度包装,失误就失误了。”《以团之名》总制片彭正圆说。

作者:周矗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在2019年团体竞技类真人秀混战中,《以团之名》是个特别的存在。

早在2018年12月11日,《以团之名》便已经正式“官宣”导师和选手阵容。作为团体真人秀的“新玩家”,优酷将节目定位为艺术研修教育类原创节目,并首创以团队为单位的选拔模式。

正如节目名称一样,《以团之名》将前所未有地凸显团队的概念。

1月17日,一直未宣布具体播出时间的《以团之名》突然宣布在晚间提档播出,让观众们都有些“措手不及”。在爱奇艺的《青春有你》、腾讯的《2019创造营》两档同类型节目还未播出之前,“新生”《以团之名》则率先拉开了2019年团体竞技真人秀的大幕。

截止发稿之时,《以团之名》的微博超话阅读量已经达到4.2亿,优酷站内评论突破13000条。

不过,节目在获得巨大关注度的同时也遭到了网友们的吐槽。在首期节目中,很多学员的初次等级评价表演中出现了破音、走调等“车祸现场”,令导师瞠目结舌。而部分学员们表演的才艺也是花样众多:满满的正能量舞蹈、模仿憨豆先生、小黄人语的《人猿泰山》等等,这些似乎与传统男生团体的气质相差甚远。

《以团之名》,团体真人秀中那个很特别的存在

节目播出当晚,“快乐源泉”、“全开麦不修音”、“车祸现场”等关键词很快霸占了相关的微博热搜,导师们不满的表情也纷纷被网友制作成了表情包。在豆瓣上,《以团之名》的开分为3.2分。

然而,以团之名的官方微博则兴致勃勃地用网友的吐槽“安利”起了节目:“真狼人节目组、真实开麦的初舞台、每周四快乐源泉”等自嘲式金句频出。许多观众猜测,这档“有毒”的《以团之名》是不是后面还“憋着大招”?

《以团之名》,团体真人秀中那个很特别的存在

“不要着急给节目下定论”

在大部分综艺节目还在靠百万修音师、花样剪辑等手段“遮羞”时,《以团之名》则选择直接暴露选手们的真实实力,这种耿直而残酷的呈现方式被网友们调侃为“铁血真汉子”。

对此,《以团之名》总制片彭正圆透露这其实是节目本身的想法。 “如果跟之前的选秀节目相比,我们的第一期节目更像是一个海选。我不太会把它所有的东西都过度包装,他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失误就失误了。”

《以团之名》,团体真人秀中那个很特别的存在

比起用其他手段为学员做包装,《以团之名》更希望突出选手的成长,以及成团以后团队带给学员的变化。“成团之后的表演将会是一个飞跃。”彭正圆说。

面对豆瓣低分、被网友调侃为“快乐源泉”等质疑,《以团之名》总监制、阿里大文娱优酷MAD工作室总经理宋秉华则比较淡定,甚至认为这不算是一件坏事。

“现在的文娱市场不怕有人说你不好,就怕没有人讨论你。说实话我根本不介意豆瓣评分3.2,因为微博上、在朋友圈以及和豆瓣上的热度是三件不同的事情,口碑的良好是不一样的。很难去用单一的指标去评价一档节目的好坏。”宋秉华说。

在节目刚刚上线的那天晚上,宋秉华和彭正圆心里一直紧张地怦怦直跳。1月18日下午,《以团之名》在优酷站内的评论量突破了一万。这个数字让宋秉华有些恍惚。因为距离上次他制作的节目的评论达到这个量级时,还是很久之前的《这就是街舞》。

宋秉华坦言,他曾经制作过很多高分综艺,但讨论量都相对不高。“我们认为其实它更多地是影响到观众,观众更多愿意被你影响,更多地讨论,这就是一个好内容。流量乘以口碑才等于一个作品的商业价值。”

“当然我们同样希望节目有好的口碑。相信接下来随着内容不断播出,这个节目会越来越好。希望大家不要仅凭第一集的内容,就给这个节目下定论。”他说。

“团离开就是学员离开”

在媒体采访间,宋秉华与彭正圆两个人并排坐在一起。彭正圆安静且低调,宋秉华则幽默而健谈。两个看似磁场不同的人,却已经是相识多年的一对综艺界黄金搭档。

“我和彭彭合作有四、五年了,他是我全中国最欣赏的三个制作人之一,另外两位老师是洪涛和谢涤葵。”宋秉华回忆,从湖南经视的《白日梦工厂》,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再到与优酷合作的的第一档节目《美女与极品》,彭正圆做的每一档节目气质都完全不一样。

“我第一次见彭彭的时候感觉特别闷,有点蔫,后来发现其实我看错了。我们俩反差特别大。我的话特别多,他基本上不说话。但是他做节目的时候总是给人一种强烈的感受,他对于多个人物之间细腻的感觉是拿捏得非常精准的,这很重要。”宋秉华说。

对于男生团体竞技类节目,优酷团队很早的决定就是“要做”。宋秉华认为,《以团之名》的差异化在于这是一个讲团队的节目。而彭正圆对人物性格与关系的准确把握,让宋秉华觉得这个制作人非他莫属。

无论是从节目名称,还是在节目各个环节的设置,《以团之名》都对团队精神有着十分执着的情结。

在接下来的节目里,原有的围绕所属公司形成的团队将会被完全打碎,10个新的团体将会重新诞生。和以往的节目不同的是,选手的命运将不再被单独决定,而是直接和团队的命运相关联。

《以团之名》,团体真人秀中那个很特别的存在

“我们其实并不是想要做一个单纯满足观众的节目。我们希望这个节目是能够带给整个演艺圈和文娱行业全新正向力量的东西,我们强调的是一个团体在这一个成长过程中它能够表现出的这种东西,这也是我们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比较缺失的部分。”宋秉华说。

作为新入局者,彭正圆坦言《以团之名》在前期挑人环节中的确面临着被“挑剩下”的尴尬。但当他看到选手们身上有着未来在团队中发光的巨大潜质时,便坚定了再难也要做下去的决心。

宋秉华同样看重团队带给选手的力量。“团进团出,团成功就是学员成功,团离开也就是学员离开。”他说。

“这次,我们绝不薅羊毛”

以团之名学员公演当天,位于郊区的录影棚外聚集了大量等待入场的观众,让这片有些荒凉的土地有了些生气。一向严肃的保安看到这么多年轻人都开心了起来,向她们打听起灯牌上那些大大的名字是何许人也。

天天站在人群中,与伙伴激动地讨论着一会将如何为支持的选手做应援。

她的生活从几个月前开始忙碌起来。在去年11月的乐华娱乐的一次学员亮相中,一位穿着毛衣的清秀小哥哥一下子吸引到了她。得知这位小哥哥将以学员身份参加《以团之名》,她和几个小姐妹迅速地行动了起来。

“首先在线上积极宣传节目内容,然后再快速组建打榜投票组。几乎是线下在还未通知有录制时候,我们就已经开始制作灯牌手幅等周边了。”天天说。

《以团之名》,团体真人秀中那个很特别的存在

天天和朋友制作的应援物

为了亲自让小哥哥感受到自己的力量,20岁的天天亲自从上海飞到了位于无锡的节目录制场地。1月的无锡异常寒冷,不过她经常在录制地旁边一站就是一天。

“虽然有点累,但是看到他还是很开心,相信他一定可以在团队里走到最后。”对于经常关注团体竞技类综艺的天天来说,支持的选手是否能加入最终获胜的团队尤为重要。

团体组合模式最早从日韩开始兴盛。近几年,随着TFBOYS、SNH48等团体的走红,这一模式也开始在国内盛行。由于一个团体组合中团员众多、风格各异,相比较个体艺人来说,团队协作、团队精神以及成员之间碰撞出的火花,会相对容易获得更广泛的支持者群体。

《以团之名》,团体真人秀中那个很特别的存在
由于国内团体组合市场需求的逐渐壮大,各大综艺制作平台与经纪公司也开始摩拳擦掌,纷纷在团体真人秀领域“试水”。2016年起,《燃烧吧少年》、《星动亚洲》等团体竞技类真人秀开始在国内综艺市场涌现。

2018年,团体竞技真人秀开始正式冲击主流综艺市场,在数据与营收上都获得了现象级的成功。2018腾讯娱乐白皮书显示,《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两档团体竞技真人秀的播放量均破50亿,分别占据了2018年网综热度排名的冠亚军。

《以团之名》,团体真人秀中那个很特别的存在

图片来源:2018腾讯娱乐白皮书

不过在各档节目取得大规模声量的同时,团队模式、投票机制上的不成熟也为节目与选手本身都带来了很大的遗憾。《偶像练习生》出道团体NINE PERCENT合体表演屈指可数,《创造101》出道团体火箭少女101也曾身陷团员退团风波。

2019年,团体类真人秀节目依然热度不减。除了率先在1月17日上线的《以团之名》,爱奇艺与腾讯还将分别推出《青春有你》、《2019创造营》两款男生团体节目。

带着《以团之名》新入局的优酷对自己的节目模式格外地自信、坚定。“我可以确保的是我们项目将来绝不撕逼,会坚定地为学员的发展考虑。背靠阿里大文娱,我们给这些年轻人提供的舞台和环境要好得多。”宋秉华说。

《以团之名》,团体真人秀中那个很特别的存在

而被问起《以团知名》未来将如何规划粉丝经济,宋秉华则笑称,自己其实非常讨厌“粉丝经济”这件事。

“一说粉丝经济感觉就开始薅羊毛了,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们其实并没有说要靠这些人去赚钱,我们更希望给整个文娱行业带来改变,带来赋能。”宋秉华提到,曾经有客户想和他谈学员投票与购买产品相关联的合作,直接被他一口回绝。

“如果会导致一些不理性的花钱行为,那对不起,不合作也不做这件事。”他说。

在截止到1月17日播出的第一期节目中,学员们的基本考核已经过半。下一步,他们将会迎来更加艰难的团队战。而这也正是《以团之名》的制作团队希望学员们去体验的。

但仅凭12期的节目把学员从一个素人打造成艺人,宋秉华认为这事本身就不成立。学员们在节目中遇到的种种挫折与磨难,只是他们想要进入演艺圈的第一堂必修课。

(文中“天天”为化名)

 

作者:周矗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1人收藏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入圈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互联网运营学习、交流、分享平台

弹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