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 Bilibili 当做知识平台的做法,还是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

「谁能想到,我今天想看点八卦贫嘴狗血破事首先想到知乎,想学点正经的知识首先上 bilibili…… 」

微博用户@林欣浩 最近的一句吐槽,引发了热烈的讨论。1 万多条转发里,还有不少人分享了对互联网产品的另类使用方法,比如:将微博当做搜索引擎;把豆瓣当吃瓜胜地;把淘宝客服当成「博物杂志」在线答疑……

现在,我学点正经知识都要上 B 站了

把 Bilibili 当做知识平台的做法,还是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

长久以来,B 站是二次元的代名词,这也意味着它和「三次元用户」有着天然的区隔。不少成年人乐于附和发源于 B 站的梗,但他们很少真的泡在 B 站。但现在,B 站的月活跃用户已经接近 1 亿,B 站用户中 28 岁以下的人群占比超过 80%。这个年轻人的新门户,正在突破二次元圈子,发生一些不一样的变化。

B 站上的 00 后:互关 B 站帐号是新的社交礼仪路亚是一种在欧美颇为流行的钓鱼运动。它来自 lure 的音译,使用塑料或木制假饵模仿弱小的水中生物,吸引掠食性鱼类攻击,兼具竞技性和娱乐性。

现在,路亚也正在一些中国年轻人中流行,不过,受限于鱼类资源、竞技水平等的限制,这项运动和冲浪、滑板一样,还颇为小众。

为了推广这项运动,不少爱好者会把国外的视频搬运到国内的视频网站上。

龟龟是个路亚痴迷者,2000 年出生的他在初中时就接触了这项运动,作为一名路亚「布道者」,他也是一名非常勤奋的搬运工,而 B 站是他选择的唯一平台。

「还是高中同宿舍的同学给我介绍的这个网站,因为看动漫,我就也下载了。」

不过,龟龟不认为自己是位二次元,他觉得自己分得清虚拟和现实的区别,更不会每天把二次元的「黑话」挂在嘴边。

这是很多非原教旨主义的 B 站用户的常态。动漫是他们共同的语言,但不是他们的全部,同龄人聚集,是他们选择 B 站的原因。

龟龟现在已经是电气专业大一的学生,课业并不轻松,但他依然每天会在 B 站花 1 小时的时间看猫咪和游戏视频。

2018 年,龟龟开始在 B 站搬运路亚视频,搬运的原因很简单,只是「为了方便以后自己看」,从简单的教学视频,到顶级的职业路亚比赛,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已经上传了 600 多个视频。

认识新的路亚钓友时,他总会第一时间推荐自己的 B 站帐号。

这只是 B 站搬运工文化的冰山一角,在 B 站的发展历史中,搬运工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搬运动漫作品是 B 站起家的秘诀,搬运者被称为「UP 主」,一些 UP 主还会翻译视频并配上中文字幕后上传。

在版权上,这和字幕组一样存在灰色地带,但对于国内的动漫爱好者来说,UP 主是他们接触优秀作品的重要渠道,能持续发现、搬运优质作品的 UP 主,同样可以获得大量的粉丝。

热门的动漫会有非常多的搬运工,B 站甚至为此设置了发布权归属的规则:某番(来自日语,指连载的动画电视剧)新出一集,首先发布第一集的有优先权进行发布,但是只有两个小时的缓冲期,超过两个小时不发布而同时有别人发布的话将通过别人的发布。

优质的内容、小众领域,加上弹幕这样的形式,早期的 B 站借此形成了一个粘性、归属感和互动性极强的社区。

很多像龟龟一样的用户,习惯泡在 B 站后,会将自己的学习、生活、爱好倾注在这个平台上,丰富了平台的内容,让 B 站慢慢走出二次元的小圈子。

在那条引发了诸多讨论的微博下,有人留言说自己会在 B 学习做饭,看科普视频,甚至有人在期末考试期间,看完了三十多集的《法律逻辑学》。

现在,我学点正经知识都要上 B 站了

在 B 站学习高等数学不是梦

搬运工的视频也会影响 B 站用户,前段时间在 B 站很火的「直播学习」,就是受有人搬运的视频的影响:一位韩国年轻人考公务员时在 YouTube 进行的「study with me」的直播。这个现象也被 B 站 CEO 陈睿津津乐道。

B 站的创作者激励计划:难以捉摸但最受重视的「用户喜爱度」原创视频也正越来越多地被上传到 B 站。

YouTube 是全世界视频网站和视频博主们最羡慕的平台,因为它有着最好的原创视频生态。一方面,YouTube 背靠 Google 海量的精准搜索流量,另一方面,作为最早的 Web 2.0 视频网站,YouTube 采用的粉丝订阅和智能推荐结合的机制,让即使是很小众的视频,也能准确找到目标受众并沉淀下来。

广告主也喜欢 YouTube,因为它能精准地找到对自己的产品感兴趣的潜在用户。因此,相对而言,YouTuber 们可以更多地把心思放在提高视频质量上,他们只需要对粉丝和流量负责。这是很多 YouTuber 可以完全依靠视频为生的基础。

有个有意思的故事:有一位 B 站用户在 YouTube 创建了一个叫「B 站搬运工」的帐号,两年时间里,他把 B 站上 2000 多条原创的热门视频搬运到 YouTube,获得了超过 10 亿的播放量,有人据此计算,这个搬运工帐号可能获得了数百万人民币的收入。

现在,我学点正经知识都要上 B 站了

这些原创的 UP 主在 B 站的所有收益加起来,很可能也比不上这个搬运工在 YouTube 上的收入。

当然,这个账号现在已经因为被投诉侵权而被 YouTube 关闭了。国内的很多视频网站,同样无法给原创的视频博主提供足够好的变现路径。

雅莉是一家视频机构的运营者,她会在包括 B 站、YouTube,以及腾讯视频、微博、秒拍、优酷、爱奇艺、今日头条等 10 多个平台上传原创视频。

每一个平台对创作者都有不同的收入激励计划,例如:腾讯视频有针对优秀创作者的「芒种计划」,对优秀的机构类作者提供月入 2 万的保底补贴;爱奇艺、今日头条等会和创作者进行广告分成(基于流量),梨视频这样的平台,则会按照拍客拍摄视频的新闻价值提供「稿酬」。

在雅莉看来,对依靠个人起步的视频创作者来说:今日头条和 B 站是比较好的平台——今日头条可以借助机器分发为视频找到观众,而 B 站可以帮助创作者沉淀真实的粉丝。

B 站对创作者的激励,在几个视频网站中也显得独树一帜。作为一个不在视频中加广告的平台,创作者在 B 站获得收益有三个来源:创作者激励计划、充电计划和悬赏计划。

其中,充电计划指:用户给 UP 主打赏的功能,悬赏计划针对有 1 万粉丝以上的 UP 主,它也被成为「互选广告产品」,UP 主可以通过在视频下方挂广告来赚取收益。

而创作者激励计划,并不是完全按照流量来和 UP 主分成的。B 站介绍说:视频激励收益是由稿件本身内容价值,包括:用户喜爱度、内容流行度、和内容垂直度等多维度指数综合计算得出。其中用户喜爱度是基于点赞等互动行为综合计算的,为收益计算的首要衡量指标。

据雅莉介绍:所谓的「用户喜爱度」,主要体现在视频的互动上,观众点赞、投币(打赏)、收藏、分享以及发弹幕,都会计入「用户喜爱度」中。同样播放量的视频,用户喜爱度的差异导致的收入差距可以在 2 倍以上。

现在,我学点正经知识都要上 B 站了

在运营各个平台的过程中,雅莉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相比其他平台,B 站和 YouTube 的视频播放量是最稳定的,在她看来,这说明这两个平台有真实的粉丝沉淀。

前段时间,有媒体报道:B 站 UP 主中,有人已经年入百万,但这是头部的游戏主播的收入。

和视频不同,直播的收益会严重集中在头部主播中。

还有一些 UP 主,通过直接卖货或接广告的形式获得了不错的收入。每到年底或新一年的年初,都会有 UP 主在 B 站晒自己过去一年获得了多少收入,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收入都很低,但他们依然会认真地更新视频。

在成为年轻人的 YouTube,甚至扩大年龄层,获得更多人认可的路上,B 站还有非常多的路要走。不过至少在目前看来,B 站有着总体健康的生态,它很像一些知名的社区网站最初的样子,还在持续不断地刺激创作者到来。

一位叫「毁三观的花花」的 UP 主,从 2016 年起就持续不断地上传 FIRST 科技挑战赛(面向青少年的机器人对抗比赛)的视频,播放最多的也不过几千次,但他在个人介绍中写到:“给各位 FIRST比赛的同学,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即使只有一个粉丝,UP主也会继续做视频。”

 

作者:蒋鸿昌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WBG3gNlFSPoncK99cB45ZQ

本文来源于@爱范儿,作者@冷思真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评论( 3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你怕是没看过更厉害的

    0 回复
    1. 0回复

      哈哈哈哈还有啥!

  2. b站啥都有系列

    0 回复
加入圈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互联网运营学习、交流、分享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