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曾经给大家介绍过,中国各个城市的互联网行业是存在歧视链的。

作者:景岁

来源: 西二旗生活指北(ID:ShelchiLifeGuide)


北京处于歧视链的顶端,全国的一二线互联网公司在这里几乎都有总部,杭州深圳广州紧随其后,在歧视链中间争夺排位,剩下“错失互联网时代”的上海躲在歧视链底端不说话。

成都:其实我也有互联网公司…

大家:你有个锤子!

而在互联网龙头北京内部,其实也是有着自己的地域歧视链的。

简单来说,就是北城的互联网人歧视南城的,13号线沿线的歧视其它地铁线的,西二旗和中关村的歧视酒仙桥的,然后互联网集中地区的歧视零散办公的。

一、北城 > 南城

北京各个区域扎堆着不同的人群,在北城人眼里,北京中间城区是做金融的,东边是三里屯潮人们的,西面是搞教育和培训的,南城是卖花草建材的,北城才是真正做互联网的。

一提起北城的互联网从业者,大家想到的都是从理想国际大厦走出来,去纳斯达克敲钟的场景;

一提起南城的互联网从业者,大家想到的都是炙子烤肉隔壁拆迁房里,大家闷头做外包的场景。

后来公司没钱了,南城的保洁阿姨自己掏出两千万拆迁款,给公司投了C轮。

北城是互联网的故土,BAT在北城,TMD也在北城,而南城自古是没有互联网的,那时候只有几家互联网小公司在国贸CBD等处。

后来阿里从大望路的广告产业园搬到了望京,四舍五入相当于互联网圈内逃荒;而京东从北辰搬到了南城亦庄,四舍五入相当于互联网圈内扶贫。

所以北城的互联网人天生歧视南城的,老互联网人对于南城的互联网产品是拒绝的,味道不正宗。

二、13号线 > 其它线

2002年,那是一个秋天,有一条地铁在北京的城北边画了半个圈……这首著名的《互联网春天的故事》,歌唱的就是北京互联网的生命线13号线。

虽然13这个数字不怎么吉利,但是蜂拥而上男多女少的码农们,会把它挤成全北京最阳刚的一条地铁。

13号线串联着帝都互联网人的一生——

从大钟寺开始,码农培训基地北邮的学生开始上车,大家从知春路或者五道口等地方创业,然后等公司做大后搬到西二旗和望京,中间在回龙观霍营北苑买下房子来居住。

如果能连上八宝山的话,基本可以实现码农的生老病死一条龙。

所以13号线沿线几乎就是北京互联网的全部,我预计,等13号线成功拆分的时候,会是中国互联网的下一次风口。

三、西二旗、中关村 > 望京、酒仙桥

西二旗和中关村对望京和酒仙桥的歧视,完全是出于风水上的。

对于酒仙桥的互联网公司,不管是人人网、360,还是以前在华受挫的特斯拉,它们在酒仙桥都像是陷入了泥潭,印证了酒仙桥号称中国互联网百慕大的都市传说。

而隔壁的望京也深陷风水迷局,锤科、A站、美丽说等公司搬走的搬走,被收购的收购,望京互联网人这几年的心情就像望京的道路一样杂乱。

不过,对于望京地区互联网从业者的生活水平,西二旗和中关村的人是需要仰视的。

西二旗人:什么是生活?

四、互联网集中地 > 零散办公

不是每个互联网公司都位于中关村、西二旗和望京,还有更多的公司零散分布在北京的各个角落。

它们在牡丹园、大屯路、惠新西街、雍和宫、建国门、车公庄……

他们位于北京互联网地域歧视链的底端,等待着一朝上市后去纳斯达克敲钟,然后搬到西二旗盖总部。

当然,北京的互联网歧视除了地域,还有很多其它方面。

比如做一线城市市场的歧视做下沉的,又土又low,做下沉的歧视做五环内人群的,活在幻想里早晚得饿死。

比如BAT的歧视小公司的,技术不行,拿着开源软件一拼就敢出来卖钱,而小公司歧视BAT的,都是一群小螺丝钉,财务自由有兴趣了解一下?

比如做电商的歧视做金融的,你们都是要跑路的骗子,做社交的歧视做电商的,电商也算互联网?做游戏的歧视其它全部,反正做什么都没有做游戏赚钱。

最后,二环以内的互联网从业者歧视所有其他人,他们到互联网行业工作是来体验生活的,万一失败了的话就得回去继承千万拆迁款。

 

作者:景岁

来源: 西二旗生活指北(ID:ShelchiLifeGuide),关注互联网,关心年轻人,关爱全宇宙。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入圈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运营学习、交流、分享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