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前不久下线的QQ宠物一样,漂流瓶等PC时代的象征物正在渐行渐远。

作者:园长

来源: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夜已经很深了。放假在家的大学生企企躺在床上,想找人说说话。他翻遍了微信和手机通讯录,也没找到一个可以倾吐心事的联系人。百无聊赖中,他第一次在微信打开了“漂流瓶”。

第一个捞到的瓶子是一句抱怨,无聊至极的企企马上接过话茬,飞速地点击着屏幕。但对方始终只有这一句话,汹涌的热情一下子撞在冰冷的堤坝上。

第二个瓶子是一句挑逗的话,回应之后收到一张群聊二维码,群里有好几段让人脸红心跳的小视频。

这不是企企想要的。他把想说的话写在两个瓶子里,丢出之后沉沉睡去。第二天有了回应,一个是微商,另一个也是深夜失眠的人。尽管他们不知道彼此的名字、年龄,甚至不知道性别,但两个失眠者从此成了朋友。

漂流瓶,碎于2019

QQ邮箱漂流瓶界面

如今,这样的故事越来越难以出现在腾讯系社交软件中了。继前不久微信关闭漂流瓶功能后,6月24日,与微信同属WXG(微信事业群)的QQ邮箱也下线了漂流瓶页面。至此,腾讯两大社交阵地——微信和QQ,已经没有了“漂流瓶”的位置。

从奇幻到失控的“漂流”

有媒体报道称,腾讯有关方面在回应此事时,解释为“产品业务发展方向”调整。这是一句套话。此前,每当人们讨论漂流瓶等功能,经常提及被张小龙引用的一段话——

“应用放上去后就有了自己的生命,会与海量用户互动,最后会形成什么样的互动结果和群体效应是我们不能控制的。”

这段话蕴含的观点来自凯文·凯利的《失控》。拿漂流瓶来看,“失控”的不仅是泛滥的色情、赌博信息,人阴暗的一面也往往被“匿名”充分激发出来(这也是大部分陌生人社交的硬伤)。许多人借助漂流瓶排遣了寂寞,但始终伴生着诈骗、色情等负面消息。

漂流瓶,碎于2019

漂流瓶一度深陷诈骗等负面新闻

微信至今已八年有余。从0到11亿月活,它从一个聊天工具发展到聚集了支付、信息流、企业服务的综合体,还有工作、家庭等紧密的关系网。这让人们在打开微信时不那么轻松了,很少有人像早期那样,为了开启一段和陌生人的关系而打开漂流瓶。

QQ邮箱也是同理。除了工作等场景,谁还会打开邮箱呢?早在QQ邮箱关闭漂流瓶之前,QQ邮箱手机客户端就没有这一功能,简洁程度和其他邮箱App没什么不同。最近的8、9年间,人们的网络社交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漂流瓶连页面设计都几乎没变过。告别漂流瓶,某种程度上也是产品迭代的情理之中。

只不过它来的太突然,就像一个突然告别的老朋友。和前不久下线的QQ宠物一样,漂流瓶等等PC时代的象征物正在渐行渐远。

内部的接棒者们

漂流瓶之后,接棒腾讯系社交App陌生人社交功能的是QQ“扩列”和微信“摇一摇”。一新一老两个功能,“扩列”在95后人群中开疆扩土,“摇一摇”继续保持微信早期的克制和“够用”。

漂流瓶,碎于2019

QQ“扩列”功能页

在展开之前,有必要说一下什么叫“扩列”——“扩充好友列表”的简称,就是广交朋友的意思。QQ追求“扩列”的时间成本向零趋进,加陌生人为好友就像微博上关注别人一样简单。在编辑“扩列宣言”,上传“镇楼音”之后,就可以向自己心仪的用户发送好友验证。

漂流瓶,碎于2019

QQ自动推荐的“扩列”群

QQ还提供直接搜索扩列聊天群的功能,方便用户加群后喝群友一起“扩列”。内容社区功能也没有被QQ落下。“暖说说”提供了一种类似朋友圈/微博的展示平台,用户看谁发的说说顺眼,可以马上发送好友请求过去,顺便帮他的说说点个赞。

相比微信而言,QQ建设了更为庞大的内容生态体系,而且更加年轻化、个性化——QQ看点、兴趣部落、NOW直播等。引入陌生人社交对于增加用户活跃度可能杯水车薪,毕竟庞大的熟人社交体量仍在,相对小众的陌生人社交增幅也显现不出大的水花。

但对于内容生态的意义就不一样了,它可以让用户认识自己兴趣相投的人,共同生产、消费、传播内容,让QQ的内容生态流动起来。对于年轻使用者而言,QQ越来越像一个社区。陌生人社交一方面编织着这个社区的关系网,还让社区的内容变得更加充实。

微信的陌生人社交则纯粹得多,目的在于对熟人关系链进行补充。微信将早期的“摇一摇”和“附近的人”功能保存至今,一方面是产品惯性使然,在熟人关系网之外的陌生人之间的互动,也有助于已是绝对霸主的微信继续巩固在社交领域的闭环。

在某些程度上,“摇一摇”和“附近的人”和“漂流瓶”都算是一种“有微信特色的陌生人社交”:突出的是随机性、简洁性。与Soul、陌陌等等不同,微信体系下的陌生人社交都不可以选择兴趣爱好、性格特质等标签化信息,只是根据位置或随机方式进行匹配。

漂流瓶,碎于2019

微信“附近的人”被微商、灰产用于引流,黑话叫“站街”

图源:搜狐

在微信上线之初,在“漂流瓶”“摇一摇”“附近的人”三大陌生人社交功能的加持下,只用了约400天就获得了第一个1亿用户。但如今,它们的基本功能和8年前的2011年刚上线时别无二致,“漂流瓶”甚至没有换过背景图。

2018年1月,微信放开了发现页管理权限,用户可以随时关闭这些“古老”的功能。在微信“不打扰”的逻辑之下,以漂流瓶为代表的陌生人社交功能正在被用户边缘化。

杀死漂流瓶的,不是下一个漂流瓶

据腾讯科技消息,6月26日,一度达到58万日活的“树洞社交”产品一罐宣布解散。这是一款与漂流瓶高度类似的匿名社交App,用户可以把自己想说的话装进“罐”里扔进“海”中,也可以打捞别人的“罐”进行交流。

一罐选择“撤退”,同一赛道的其他产品也遭遇了各自的困境。陌陌连续遭遇增长乏力困境;探探则在2018年2月被陌陌收购,今年4月底又因为疑似涉黄遭到下架。

陌生人社交,正在迎来发展趋缓的平台期。

赛道上最大的玩家陌陌,如今从营收上看已经变成一家直播公司了:5月28日发布的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超过7成的营收都来自直播。

漂流瓶,碎于2019

陌陌官网首页,着力展示其直播功能

2016年的“千播大战”之后,绝大多数玩家昙花一现。陌陌却靠着主推聊天群里的素人主播找到了活路,走了一条与秀场直播、游戏直播不同的赛道。直播也给陌陌带来了丰厚的收益,营收从2016年的3.796亿增长到2018年的15.58亿(美元)。

成也直播,但陌陌股价增长乏力也要归因于直播。从陌陌公开的营收数据上看,直播收入贡献了7成,但直播收入本身的增速自2018年以来趋于放缓,增量用户越来越少。存量用户也和抖音、快手等渐趋重合,日益受到短视频产品的挤压。陌陌正在离直播业务的天花板越来越近。

陌陌并非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游戏、用户增值服务上都下力气投入,试图扩大商业化场景。但目前这些尝试还在发育阶段,直播仍然是支撑陌陌将近20倍市盈率的国之柱石。

但没有直播,就没有今天的陌陌。相对其他陌生人社交产品,陌陌的成功几乎是不可复制的:依托带有色情嫌疑的匿名社交起步,赶上直播的风口并且找对了路……稍晚一些的探探就没有这么幸运,尽管它也推出了短视频、狼人组局等,还是选择接受行业第一陌陌收购的命运。

逐鹿00后,陌生人社交的新航路

相比增长乏力的陌陌,打着95后标签的Soul和QQ的“扩列”越来越受到关注。毕竟他们的目标人群是中国第一批真正的互联网原住民,并且马上就要进入消费能力旺盛的青年时期了。用一个社交网络把他们“圈”进来,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极大的诱惑。

以Soul为代表的打着年轻化标签的陌生人社交App,往往在设计上先挖一条尽可能深的护城河,避免自己的努力最后给微信导流。Soul会根据刚进入时的“灵魂测试”给用户分配一个星球,相当于用户被拉入了一个和自己个性相似的人的超级大群,但没有群聊,只能自己的匹配请求被群里的其他用户同意后,才能进行一对一的聊天。

漂流瓶,碎于2019

Soul的聊天功能界面

在聊天模式上,Soul也花了很多心思,试图用独有的功能留住用户:“Soul PIA”剧场,为用户提供了“语C”(语言cosplay,模拟情侣、朋友等等)的机会;掷骰子小游戏,给了用户通过游戏进行互动的机会。总之,它让匹配的人们可以先玩在一起。

这让Soul更像一个桌游室,让用户在游戏的场景下互相熟悉,也减少了一开始找不到话题的尴尬。最重要的是,这样的服务别无分店,QQ、微信都不支持此类功能,从而弱化了用户切换到常用社交账号的动力。

然而,监管压力下再难打出的“擦边球”、甩不脱的用户“互加微信”魔咒、尚不清晰的盈利模式……陌生人社交,并不是一条容易的赛道。从陌陌这样的巨头到主打年轻群体的新贵soul,都在监管、内容质量和商业化之间寻求破局。

但对于漂流瓶而言,它即便存在,也难担此大任。社交巨头选择了做减法,八年漂流,如今已到终点。

“告辞,漂流瓶见。”企企还记得有这样的表情包,用来发给话不投机的人。但企企又觉得,这也算不上什么威胁,毕竟他在漂流瓶捞到了很合得来的陌生朋友。“如果真的有缘分的话,说不定删了好友之后也能再‘捞’回来。”他这么想。

“不过现在连漂流瓶都没了啊”。

 

作者:园长

来源: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本文由 @刺猬公社 授权发布于运营派,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入圈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互联网运营学习、交流、分享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