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Vup,对B站来说,不只是可以强化ACG属性和增加用户粘性,同时其最具优势的社区氛围也将进一步强化。本文作者分析了B站当前Vup造型新模式的现状。

各位营销人,如果你不懂“我裂开了”、“中之人”、“VTB”、“Vup”、“BML”的含义,那就一定要读完这篇文章,奇怪的知识又增加了呢!

7月9日晚7点,一位名叫“菜菜子Nanako”的up主,以Vup的身份在B站正式出道。B站在此之前并没有做过多“剧透”,但蔡明老师独特的声音还是在直播中很快“暴露”了自己,观看直播的一众用户们也随之在弹幕里兴奋的刷起了一连串的“害怕”、“我裂开了”……

Ps:“我裂开了”为网络流行语,意思类似于我心态崩了或者我炸了;“害怕”在B站弹幕文化中,也并非“害怕”的意思,而是对于内容过于滑稽、鬼畜等表示迷惑不解。

B站虚拟主播菜菜子都来了,长江君、郭达桑还会远吗?

凭借着蔡明老师声音的高辨识度和菜菜子小萝莉形象的巨大反差,这场直播实实在在地“爆”了;

在开播25分钟后“菜菜子Nanako”就迅速登上B站直播人气榜第一,达成“百舰”成就,直播间人气值突破了600万;

话题#蔡明 菜菜子#登上微博热搜,浏览量高达1.2亿,在这场略显不可思议的跨界、跨次元联动下,Vup这一概念也跟着出了圈。

Ps:圈外人士对“百舰”可能不了解,B站直播时观众上舰后可以获得多种特权,价格从198~19998不等,“百舰”是一个门槛。时有趣非官方观点,菜菜子可能是B站最快达“百舰”成就的主播。

一、什么是Vup?从何发展而来?

Vup:最初起源于“虚拟偶像”这一概念,广义上是指由人工通过绘画、动漫、CG等形式制作,在互联网等虚拟场景或现实世界进行偶像活动的虚拟形象。

它最早出现于日本ACG作品中,后期随科技发展衍生出更多形式,例如:在视频网站上进行投稿活动、有中之人(真人声优)的虚拟主播,其中以YouTube为主阵地的被称为VTB(Virtual YouTuber)。

绊爱( Kizuna AI )则是目前公认的第一位虚拟 YouTuber,粉丝们会用 “爱酱” 来称呼她;

她在 2016 年 12 月以虚拟 YouTuber 的形式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

B站虚拟主播菜菜子都来了,长江君、郭达桑还会远吗?

随着绊爱越来越火,2018 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 VTuber,等这东西传到了咱们国内,自然就入乡随俗变成了Vup(Virtual Up),顾名思义就是虚拟UP主(Virtual Up)——指以虚拟形象在B站进行娱乐活动,并有中之人(真人声优)配音的虚拟主播。

例如:B站当红Vup@ 泠鸢yousa的中之人是曾在B站活跃的UP主,这次“出道即顶流”的菜菜子的中之人蔡明老师也是在今年6月正式入驻了B站。

而目前在国内,最为人所知的初音未来、洛天依、言和则属于“虚拟偶像”中的虚拟歌手这一细分类别。

二、B站直播区里的Vup正在崛起

时有趣通过搜索菜菜子的公开资料发现,@菜菜子 Nanako是B站与明星合作的Vup造星新模式,属于B站的VisualReal的VR Star企划,也是B站与日本いちから公司旗下的虚拟主播企划“彩虹社”共同打造。

B站虚拟主播菜菜子都来了,长江君、郭达桑还会远吗?

Vup在B站的诞生兴起的契机主要有以下几点:

1. Z次元用户壮大且成为消费中坚力量

《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显示,国内95后已接近2.5亿,占整体网民的52%,95后至05后二次元用户渗透率达64%,到2020年Z世代年轻人预计将占据所有消费者的40%;

在B站等二次元平台积极破圈的推波助澜下,二次元用户规模则从2017年的3.1亿增长至2019年的3.9亿,小众变成大众。

Z次元用户消费潮流前卫、追逐个性、重视科技感、强调精神消费,虚拟主播十分契合这些特点。

2. 受日本二次元文化和本土ACG行业发展的影响

B站社区对于日本的二次元文化一向嗅觉很敏锐,2016年绊爱刚出道的时候,就有很多字幕组、二创组通过汉化、切片等形式制作相关内容并上传至B站,B站也开始关注这一现象和文化。

同时,很多日本的Vtuber也在寻求海外市场的拓展,B站也成为日本Vtuber在国内生长的优质土壤。

2019年5月,B站和彩虹社就联手推出了中国虚拟艺人企划“VirtuaReal Project”,旨在招募和培养国内的虚拟主播。

B站虚拟主播菜菜子都来了,长江君、郭达桑还会远吗?

彩虹社全体成员合影(截止2019年底)

3. 技术的进步使得Vup内容生产的门槛降低

最初,虚拟偶像制作能力被少数公司掌握,且技术相对简单,仅提供合成电子音乐和拟人化形象。

后来在AI加持下,面部捕捉、动作捕捉等VR/AR技术日趋成熟,让虚拟偶像制作更容易,形象更丰富;不过,当时虚拟偶像比虚拟主播成本更高,2018年一个虚拟偶像生成技术投入要1000万左右。

而近年来,手机面捕技术使得个人使用一台手机、一个摄像头就能够制作出虚拟形象并在网络上进行演绎,3D建模技术、声库技术、全息成像技术也都在为开发虚拟偶像提供必要的物质条件。

4. 虚拟偶像恰饭手段多元,商业化前景好

作为中国第一个盈利的虚拟偶像,洛天依主要商业模式是代言,品牌找虚拟偶像代言可以圈粉Z次元用户,不用担心个人负面新闻。

除此之外,虚拟偶像还可靠演唱会、节目通告、商业活动、粉丝经济等跟明星类似的模式变现。

基于直播平台的虚拟主播可以探索定制、养成、陪伴等商业模式;

可以直播带货,淘宝直播已先后迎来洛天依与初音未来;可以代言,对于品牌来说与Vup主合作无疑可以探索一些有趣好玩的营销玩法;让菜菜子代言或许会比找蔡明代言更有话题性。

三、虚拟主播有何优势?能成为新赛道吗?

如今,虚拟主播成为二次元市场与直播短视频市场交汇处的热门新赛道。

相对于“真人主播”而言,Vup没有档期限制,不会犯错翻车,表现稳定、可塑性与可控性更强,亲和力高颇受二次元用户青睐,在直播平台特别是年轻人扎堆的直播平台,正越来越受欢迎。

今年59岁的蔡明,对于老一辈明星来说,如何抓住与其有代沟的年轻人?

直播“说教”恐怕不会有很高的接受度;而通过Vup跟年轻人打招呼,结合其小品殿堂级人物的搞笑人设,再加上标志性的声音,符合年轻人对内容“有趣”的需求。

B站虚拟主播菜菜子都来了,长江君、郭达桑还会远吗?

另外,@菜菜子 Nanako在首次直播中也提到了,她将参加B站2020年的BML,熟悉B站的小伙伴应该都知道,Bilibili Macro Link(BML)是中国最大的年轻人潮流娱乐文化社区bilibili一年一度的大型线下活动,发展到现在主场馆超过万人的超大型Live;可以说,BML已经成为了国内宅文化中知名度最高的线下活动。

虚拟偶像通过线上直播,聚集粉丝人气,再通过参与线下活动的方式,增加与粉丝的互动,增强粉丝粘性,不断破圈,走向三次元。

B站虚拟主播菜菜子都来了,长江君、郭达桑还会远吗?

除了@菜菜子 Nanako,其他的Vup也在以不同的形式破圈。

在菜菜子出道的同一时间,B站旗下顶流Vup泠鸢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与微软小冰、百度小度、小米、小爱等一起演唱了一首歌曲;此前洛天依还登陆《时尚芭莎》进军时尚圈,登陆淘宝直播进军带货界。

目前,直播圈的同质性严重,Vup无疑是当下二次元市场最前沿,同时在5G时代将更大程度爆发的市场,背后连接Z次元用户。

做好Vup,对B站来说,不只是可以强化ACG属性和增加用户粘性,同时其最具优势的社区氛围也将进一步强化。

最后,@菜菜子Nanako都来了,长江君、郭达桑还会远吗?谁又能说不会诞生虚拟直播界的“李佳琦”和“薇娅”呢?

 

本文由 @时趣 授权发布于运营派。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网络,侵权删。

8人收藏

评论( 5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感觉这个文章有些偷换概念了,还是因为我没读懂?

    0 回复
  2. 吾日三省吾身:早上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

    0 回复
  3. 作者其实可以写的更细致一些,这样落地性会更强,对读者帮助会更大。

    0 回复
  4. 干货满满,已经收藏

    0 回复
  5. 知易行难

    0 回复
加入圈子

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互联网运营学习、交流、分享平台

弹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