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搞科普,不以良心商家自居,动辄说自己是骗子,将消费者唤做大冤种。一时间,两个行业的“互联网老头”在短视频平台横行,引来了一股涨粉潮,带来了一股新风,但从商业化角度而言,这条路走得并不平坦。

谁能想到年轻人“整顿”水很深的行业,靠得是角色扮演,扮演的还是老骗子。

“卖茶60多年了,你们对我的误解太深了,成本20的老班章,我最多能卖你们8万8。”“说卖普洱挣钱,你懂普洱吗?这一片888,光成本都得20。”

面容沧桑的老人对着镜头一本正经地说出“行业内幕”,这便是抖音博主“老九好茶”的典型内容。

不搞科普,不以良心商家自居,相反,动辄称自己是骗子,将买茶的人唤作大冤种,主打的就是一个阴阳怪气和反讽。

别被“互联网老头”骗了,法令纹和和大眼袋都是老年人滤镜给的,本尊就是个面容舒展的小年轻。镜头后的“老九”其实是“小九”,在置顶的视频中露出真容。

假骗子上位,真骗子估计得捶胸顿足:早知道说实话能成,咱还费什么劲啊。在一片“家人们”的呼唤中,扎心的行业段子却异军突起。

据新榜有数DATA,老九好茶抖音账号从3月下旬开始爆火出圈,7天涨粉135万,涨粉率980%,目前其粉丝量已经达到224万。

有意思的是,同样年轻人开老头特效、说反讽的行业段子的模式,率先出现在文玩行业。博主“王高兴的小圈子”、“阿楠必胜”相继于去年中旬和尾声突变成“老骗子”,分别积攒了31万和49万粉丝。

文玩圈的文案也相当生猛:“干60多年文玩,今年是最难骗的一年。两年前这种小串,50块钱成本我必须能卖2000,哎呀今年只能卖1800了。”

一时间,两个行业的“互联网老头”在短视频平台横行,同行纷纷跟进。其他行业的博主也加入进来,有导演,有卖酒的,但论效果,都远不及茶和文玩行业的效果。

要说两个行业的共同点,懂得都懂——远看修身养性,近看乌烟瘴气;水太深,坑太多,套路比产品迭代得快多了。

年轻从业者正在以奇特的方式“整治”行业,纷涌而来的流量则是消费者的投票结果。

被困在行业乱象里的从业者和消费者,一起发疯,一起叛逆。互联网老头们的粉丝数加起来也许都不超过千万,但却给两个行业带来一股难得的新风。

01

“互联网老头”看似浮夸的行业段子,还真大多有其现实依据。

没买过几千块的碎银子茶或者大几百的纯天然樱花粉星月菩提,都领略不到“互联网老头”的奥妙。

疯言疯语的背后,是消费者的一把辛酸泪。

比如老九好茶最有代表性的段子:20块的老班章卖8万8。

2020年的3·15前夕,澎湃新闻曾走进普洱茶产地云南勐海县,并曝光了其中乱象。其中就包括台地茶冒充古树茶,到处都是冒名顶替的老班章的情况。

老班章本为地名(班章五寨之首),就在勐海县附近,是茶界知名山头,其出产的普洱茶售价高昂。

在当年的新闻视频中,包装上印着“班章古树”的茶叶一片售价仅为30元,茶摊老板坦言是冒充的:“一般都不是啦,一般都这样做。”“如果卖到北京那个地方,这个可以卖个好价钱。”

王高兴的小圈子经常拿来开涮的“天珠”也有类似的乱象。天珠又称“天眼珠”,这种玛瑙为主的黑白相间的工艺饰品被赋予了“西藏”“佛教”等色彩,又分老珠、新珠,构成极复杂,如今市场相对混乱,以新充旧的现象丛生。

在短视频平台,一种典型的天珠内容是这样的:博主深入西藏拉萨市冲赛康市场,这里人头攒动,到处都是等待交易的藏族大哥。博主锁定一颗骨骼清奇的天珠,和大哥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最后以十几万元的价格当场成交。

亲自从藏民手中收天珠,心诚志坚有实力,让人佩服感动想下单。这时候,又有其他博主跳出来科普了:“西藏根本不产天珠,那里95%的天珠都是现代工艺从外地引进的。”

这种两种不同声音对撞的现象,在茶圈和文玩圈非常常见。

这边的博主说,你看我家这个百年古树茶,颜色多深;那边博主科普说,你看这同一批下来的茶,左边的受潮了,颜色已经深得可以冒充老茶了。

这边的博主说,你看我家这个珠子,不染色的,直播拿锤子砸开给你们看;那边博主科普说,现在的染色工艺早就可以染到里面了。

吵来吵去,两边声音一边儿大,怎么办呢?互联网老头来了,横跨真与假,以颇有记忆点的行业段子,完成了“科普”的壮举。

说到底就科普了一件事:商人的嘴,骗人的鬼;不学习的小白,是鲜嫩的韭菜。

02

“互联网老头”有多敢说,粉丝就有多上头,这是一场年轻从业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叛逆合谋。

在别处都是生怕上当,到了“互联网老头”评论区吹牛吹得自己都害怕,以反讽支持反讽。

人们在老九好茶的评论区摆谱:“我平常都喝88.8w的,你这档次有点低没兴趣。”“买的话必须8w8,茶真假无所谓,活的就是一个面子。”在王高兴的小圈子评论区“显摆”,人家都是指节大小的天珠,有人晒个胳膊粗的问“我这个怎么样”。

两边甚至形成了梦幻联动,小臂粗的“天珠”晒出来,粉丝吹牛“年入千万需要珠子大”,有人回复:“这茶杯好,泡点老班章。”

在别处心比石头硬,在“互联网”老头这里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他明明可以直接抢的,但他还是要给你一饼树叶子。”

但凡要是有人胆敢认了真,说这“互联网老头”是吹牛,粉丝一个箭步冲上去查身份:你就是这种卖茶/串的吧?

不仅嘴上加入,粉丝还心甘情愿在“老骗子”这消费。据新抖数据,老九好茶近30日直播销售额1000万到2500万元,王高兴的小圈子则比较少,近30日有1万到2.5万的销售额。

一位在茶行业11年的从业者“茶圈小学生”告诉字母榜,“互联网老头”反智商税内容的成功,主要在于戳中了“客户痛点”。

在水深的行业里,“真相”成了最普遍的痛点,而不是品质与价格。不怕花费8w8,就怕8w8买来的是垃圾。反过来也一样,不怕花点小钱买垃圾,就怕垃圾它还不便宜。

另一位十多年经验的“茶友”则形容,老九好茶是消费者的“情绪宣泄口”。

“我觉得(对行业的)好处坏处都谈不上吧,一种对行业乱象的戏谑而已,我更愿意说这类视频或许只是一种文艺作品,一个段子而已,我不太喜欢上纲上线。”从业六年的文玩人海阑干评价道。

03

短视频和直播带货,不是行业乱象的始作俑者。

多位从业者表示,茶和文玩行业都不是“标品”行业,缺少明确的行业标准,行业乱象一直存在。但短视频和直播带货降低了行业的进入门槛,并且在流量的驱使之下,将乱象进一步放大。

海阑干表示:“线上确实加剧了乱象…我说得难听一点,这年头有个手机就能卖货了,门槛更低、维权更难,这是事实。”他曾因为同行售卖“天然”樱花粉、帝王绿等颜色的菩提根产品而愤怒不已,连发三条视频斥责。

另一方面,消费群体的年轻化,也让行业不断有小白涌入,而他们是“上当”的重灾人群。

根据2021年《抖音电商茶行业洞察报告》,抖音茶行业18岁~30岁消费者规模增速迅猛,是年7月到12月同比增幅达到639%。

文玩爱好者的年轻化更加惊人,一位家长告诉字母榜,孩子五年级,已经在“玩串”了,而且由于班上“玩串”的孩子太多,班主任已经不得不禁止学生带串上学。

海阑干也表示,客户中的中小学生明显变多,一位高一学生客户发信息给他,称校长“不让盘串串啦”,询问有什么“不像文玩的文玩”。

可以想见,小白在这个套路满满的圈子缺乏判断力,为声音最响亮的“什么都敢说”的不良商家提供着新鲜血液。

有刚“入坑”不到两个月的文玩小白告诉字母榜,本来很上头,在直播间买了总价值3000元的各类手串,但在看到王高兴的小圈子的视频之后“悟了”。随便拿出几个手串做了做功课,发现“好像确实都是垃圾”。

04

从流量到变现,“互联网老头”们还面临着不小的阻碍。这场叛逆目前还难言颠覆行业。

围观的多,下单的少。“段子一个不落,东西一个不买,上播就看,下播就散,分币不花,主打一个陪伴。”在王高兴的小圈子和老九好茶几乎每一条视频下,都能看到粉丝刷这句话。

在30万粉丝的王高兴的小圈子这里,这可能是真的。据新抖,这个账号近30天直播的场均销售额只有2500元到5000元。同类账号心语文创只有12万粉丝,但销售额是王高兴的10倍。

上文中的小白也表示自己没有也不会下单,因为直播的氛围和短视频中很不同,就是主播正经卖货:“产品和价格也没觉得有什么吸引力。”

这种断裂感在老九好茶身上也存在。

4月27日晚,老九好茶在抖音开启直播,以“真容”出境,颇为正经地介绍产品,年轻正经的形象让人很难将其与“互联网老头”相联系。直播间中的商品里确实有老班章,价格357克4999元,其他商品多在200元以下。

粉丝不断在直播间刷梗,呼唤老九“玩点真的”“给我上八万八的”,但老九几乎不和这种玩梗留言进行互动。

相反地,老九在售卖单价4000元的高价茶时,强调“假一条赔100个W”,并且表示:“我天天发视频怼这个怼那个,我很珍惜自己的羽毛的。”

即便“分币不花”不是玩笑,“互联网老头”也走得不顺。

据新抖,老九好茶近30日销售额1000万~2500万,场均销售额100万到150万。同样做茶饮类内容的“小尹有好茶”粉丝177万,比老九少50万,但场均销售额只有老九好茶的一半。

场均销售额表现良好,想要良性运转,得需要持续的内容输出和上播卖货,但对于“互联网老头”来说,这成为了最大的挑战。

不少同行对于这种“行业段子”表示不满,在老九好茶的视频下,有同行留言抗议“不要把老班章一棍子打死”。也有消费者对反讽的内容信以为真,或震惊于“光明正大行骗”,或看到直播中主播年轻的面容感觉受骗。

在各方压力之下,“互联网老头”的直播间频频被举报、封禁。

老九好茶辗转在大号和小号之间做直播,主号的30日内只有7场直播。而王高兴则在昨日发布短视频称自己不但被限流,就连“小黄车”都被取消了,这意味着他在短视频中也无法挂商品链接。

多位从业者向字母榜透露了类似的观点:“互联网老头”发挥的是情绪价值,用户的复购率可能不高,一锤子买卖可能占多数。

“茶圈小学生”更是直白地表示:“到最后还是割韭菜。”

在行业乱象丛生的文玩圈和茶圈,“互联网老头”的反智商税带货是一道耀眼的闪电,劈开了行业的面具。但从商业转化的角度看,这条路还是没能走通。

留给从业者的似乎还是两条旧路:或“什么都敢说”收割小白,或做科普踏实卖货。前者有流量,后者有复购率,但愿只有后者有光明的未来。

 

撰文:毕安娣;编辑:王靖

来源公众号:盒饭财经(ID:daxiongfan),最具洞见的商业思想。

本文由@盒饭财经 授权发布于运营派,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登录后参与评论
给作者一些鼓励吧!
等我一分钟 我去找个夸你的句子
这世上美好的东西不多,牛起来要人命的你就是其一!
不要厉害的这么随意,不然我会觉得我又行了
这就很离谱了,老天爷追着喂饭的主儿~
我要是有这才华,我走路都得横着走!
对你的作品崇拜!
反手就是一个推荐,能量满满!
感谢分享
  1. 以前吧,觉得行动力很重要,但后来觉得呢,意识更重要,毕竟你连意识都没有,往哪行动呢?后来呢,又觉得认知更重要,你认知不到位,怎么会有意识呢?后来呢,又觉得阅读和吸收很重要,因为可以提高认知;后来呢,又觉得,要想通过阅读和吸收提高认知,那行动力又很重要……算了,还是当咸鱼吧 :-P

  2. 很有深度,不仅提出了问题,还给出了解决方案,让人受益匪浅。

  3. 大家有没有一些好的运营公众号推荐,除了运营派

  4. :| 我来留言催更了

  5. 忙了一天,终于可以休息会看看文章了。 :roll:

收藏
评论
返回
营销日历07月24日 更多
大暑
1824年法国作家大仲马诞辰
1828年世界第一台打字机诞生
1978年迪斯科开始风靡世界
2006年ATI被AMD收购
加入圈子
全栈运营交流群
加入
抖音运营交流群
加入
小红书运营交流群
加入
视频号运营交流群
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