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类似这种风格的视觉表现,要谨慎的考虑消费者的接受程度和具体环境。

昨天分享了一个风格强烈,以文艺风为主的徕卡相机案例。

其实另一个知名的相机品牌——富士相机的广告风格更为怪异,这里的“更为”不带有夸张成分。

富士相机的这组文案看起来非常荒诞,甚至在视觉表现上稍微有些吓人。

如果胆小的话,可以直接越过广告视频,看我下面整理的文案。

这荒诞深刻,怪文案。

遗弃

“真可怜,你被主人遗弃了么?”人问。

“人不是吗?”猫答。

“生命的本质就是孤独,如同被遗弃一样。”猫说。

“我们都是可怜的人类。”人说。

这荒诞深刻,怪文案。

核先生

“对不起!”核先生说。

“核先生…”人答。

“我是善意的,只是失控了。”核先生说。

“你根本不需要和我道歉。”人答。

“我才是要向地球道歉。”

这荒诞深刻,怪文案。

失格

“请支持我!”议员说。

“你有资格当议员吗?”人问。

“绝对有。”议员答。

“你有资格当人吗?”人问。

“应该…没有。”议员答。

这荒诞深刻,怪文案。

美丑

“整容是想变得美丽?”

“我只想变得不丑陋。”

“不再被批判”

“世界生病了吗?”

“美丽,本来就是病态。”

这荒诞深刻,怪文案。

贫穷

“你认识贫穷吗?”

“在电视上看过,是遥不可及的东西。”

“讨厌。你有想过,有一天会贫穷吗?”

“很遗憾。根据世界的逻辑只会富者愈富。”

“也有一句话,叫富不过三代。”

这荒诞深刻,怪文案。

欺凌

“怎样算欺凌?”

“十人欺负一人是欺凌。一百人欺负一人也是。”

“那么一万人呢?”

“是正义啊。”

“真奇怪。”

富士相机从2016年起,就以类似cult的风格拍摄一系列的现实批判广告,其中包括核污染、欺凌、贫穷、遗弃等现实问题。

批判的文案,搭配上小众的表现手法,让广告具有非常强烈的冲击力。

像最后一则《欺凌》,它深刻的思想深度,甚至给人一种醍醐灌顶的警醒。

当然,如果大家研究案例够多的话,也许会觉得眼熟,因为许舜英的广告也有一些类似的风格。

比如许舜英为中兴百货创作的“祖母衣柜复活记”。

还有许舜英的一些平面文案,也有着强烈的类似风格。

这荒诞深刻,怪文案。

好好教训我谴责我吧

你可以选择轻蔑我歧视我或者唾弃我,

你可以尽量不屑我批判我或者瞧不起我,

你可以大声斥喝我,

你可以不以为然我,

请你尽量用完全正当而坚强的理由好好教训我谴责我吧!

但你无法阻止我想要长出更多身体的欲望,

因为唯有如此我才能穿上更多的新衣。

这荒诞深刻,怪文案。

我知道你觉得我很变态

我知道圣人的教训,

我知道经文的意义,

我知道法理的规则、伦常的界限,

我知道什么是善良风俗,

我知道什么才政治正确,

我甚至知道天使是象征纯洁无暇的,

所以我知道你觉得我很变态,

但是为了要穿上更多的新衣,

我知道我想有更多的身体。

虽然在表达风格上类似,但是在思想核心上富士相机和许舜英的文案还是不同的。

富士相机的文案更加接近于魔幻现实主义,而许舜英为中兴百货创作的文案,则更加接近于后现代主义和消费主义。

但是无论怎样,二者都是在表达某种强烈的思想主张。

有人将这类的广告称之为“意识形态广告”。

其实在广告中表达强烈的思想,已经是很多品牌都在做的事情。

在产品爆炸的时代,单纯的诉诸产品利益点,已经很难被消费者关注,你产品所有的优势,另外的100件竞品也具有。

因此很多品牌就开始顺应社会的潮流,去关注人们的意识形态,并且去坚定的维护某种思想主张。

比如耐克。

耐克在各类的广告推广中,并没有只将眼光放在运动场, 而是进入了更为广阔的思想意识领域,它关注当时的贫民窟、歧视、性别平权等问题,并告诉人们应该用怎样坚强的意志,去战胜这些社会的问题。

当然,除了在思想意识上,富士相机和许舜英在表达形式上,也是相当具有先锋性。

这种先锋性,却并不是一般品牌可以驾驭的。

所以我们常说,许舜英只能有一个。

而类似这种风格的视觉表现,也要谨慎的考虑消费者的接受程度和具体环境。

案例品牌:fujifilm富士相机、中兴百货

参考资料:《Cultural Strategy》Douglas B. Holt & Douglas Cameron

 

作者:于极

来源:微信公众号“文案人于极(ID:jimtchina)”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入圈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互联网运营学习、交流、分享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