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辛巴与快手的关系十分微妙,曾因各种原因被快手多次封禁,让我们来看看作者的分析吧。

“快手一哥”辛巴又一次站到了快手的对立面。

“你敢把我所有主播都封了,我敢告到你平台没有现金流。我敢站到香港证监会门前实名举报。”4月20日的一场直播中,辛巴言辞激烈的说道。

而快手平台也没有给辛巴留面子,因这些出格言论,“辛有志 辛巴818”账号被封禁。随后,辛巴迅速换上辛选旗下主播账号开播,但很快再次因过激言论违反社区规则而被封禁。

随着他旗下“小洛”“徐婕”“佳佳”“蛋蛋”四个主播账号被封后,他找来了从未带货直播过的助手新建的账号开播。情绪稍微冷静之后的他表示,“快手不需要我”,并表示自己将“退役”。

目前来看,除了直播间,辛巴还没能真正扩展第二曲线,也没有跨平台布局的动作。因此,目前快手直播间仍是辛巴的“摇钱树”,假如真的失去快手直播,辛巴的收入可能出现锐减。

作为“快手一哥”,辛巴的快手账号粉丝量高达9999万+,其多位“徒弟”粉丝也达到5000万量级。在新榜公布的《2023年快手直播带货预估销售额TOP10账号》中,“辛巴”和“蛋蛋”以全年带货超百亿元的战绩,稳居快手带货榜的“一哥一姐”。二人全年累计带货近296亿元,是其余八位主播累计带货成绩的1.4倍。而在整个前十名的榜单中,辛选集团更是占据六个席位。

但是辛巴和快手之间的“恩怨”也不少。此前,辛巴多次在直播中表达过对快手的不满,甚至要求快手封禁某些人的账号。这些个人情绪化的冲突进一步加剧了辛巴与平台之间的紧张关系。

一、辛巴有自己的问题

2023年,辛巴在快手直播带货预估销售额约125亿元,断崖式领先排在他后面的“时大漂亮”,金额几乎是后者的2.8倍。

由于辛巴在快手电商体系中的影响力和突出贡献,他一直被人称为“快手一哥”。

快手直播,没有“一哥”

图源:新榜

但“人红是非多”,辛巴与快手的关系十分微妙。一方面,快手需要辛巴这样的头部主播聚拢粉丝并靠影响力带货提高收入,另一方面,“不安分”的大主播辛巴也让快手头疼不已。过去数年,辛巴已因各种原因被快手多次封禁。

2020年12月底,由于“糖水燕窝”事件,辛巴个人账号被快手封禁60天。2021年618期间,辛巴因为直播间观看粉丝太少,质疑快手对其限流,之后他的账号被封禁7天。2021年9月,辛巴又在直播间怒怼快手平台,随后被封7天。两个月后,因“直播间存在不当言行”,辛巴直播间被封禁60天。2023年3月8日,辛巴在快手平台的直播中因“过激言论”,直播功能被封禁48小时。

算上这次被封,辛巴直播间已经先后6次被封,时长从2天到60天不等。

辛巴不仅三番五次的挑战快手平台规则,还与品牌方多次发生冲突。

2022年4月16日,辛巴就在直播中与合作方“花花公子”发生分歧,并称“辛选禁止卖‘花花公子’。此‘花花公子’非彼‘花花公子’,这个品牌是中国抢注的。我这辈子都不会选这款产品。”最后双方闹得不欢而散。

两天后,辛巴和旗下主播蛋蛋售卖了一款名为“YPL防晒凉感裤”的产品,但品牌方YPL发布声明称,该品未经官方授权,不属于YPL品牌旗下产品,并表示要采取法律手段对相关销售、生产公司进行追责。

2023年10月,慕思股份与辛巴合作,售卖一款市场价2万元的大黑牛软皮床。随后有媒体报道,慕思品牌要求终止合作,并下架了辛巴原定要带货的另一款床垫。

除了对外“脾气火爆”,辛巴与内部同事和徒弟之间也并不融洽。

3月30日,快手平台上拥有千万粉丝的网红“猫妹妹”在微博上公开指责其师傅辛巴,控诉其对自己实施PUA,并直言辛巴骂人、骂平台等行为。

快手直播,没有“一哥”

图源:微博@猫妹妹-阳光版

去年12月12日,入职不到一年的辛选CEO管倩宣布离职,宋铁牛(蓝山)接替管倩成为集团CEO。资料显示,管倩此前曾先后在腾讯、乐视、阿里巴巴任职。

管倩的离开,被外界称为是“职业经理人与师徒制度矛盾”的结果。

需要指出的是,作为头部主播,辛巴是流量的中心,但作为辛选品牌联合创始人,辛巴也是整个团队的中心。在外沟通和对内管理过程中,辛巴仍有很多要提高的地方。

或许是意识到这些问题,辛巴从去年开始已经有意在减少自己账号的直播次数,除618、双11、年货节等重要大促节点直播外,辛巴多采用为徒弟直播间“站台”的形式露面。

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快手和辛巴之间的矛盾,是一个典型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故事。

2016年,26岁的辛巴决定入驻快手。刚进入平台的时候,辛巴主要通过讲述自己创业经历和随机抽奖活动吸引人气,但这些内容并不能长期吸引流量。

后来市面上的直播软件越来越多,产品同质化较为严重,快手平台开始引入直播带货的形式来增加营收。

多年的经商经验让辛巴在带货过程中如鱼得水,带货第一年他的团队直播成交额就达到400亿,而他自己就贡献了133亿。后来辛巴成立了自己的辛选团队,这个团队后来成为快手六大家族中最大的一个。

2019年,快手赴港上市,招股书中透露快手电商当年实现GMV 596亿,其中辛巴家族占比近22%。此后的数年里,辛巴和辛巴家族一直是快手直播电商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过,随着故事的发展,这些成绩似乎成了辛巴叫板平台的底气。

事实上,虽然快手从未在公开场合承认“去辛巴化”,但却一直在这么做。毕竟让流量过度集中在几个头部大主播身上,不仅不利于商业化,也存在巨大风险。

2020年,快手电商GMV达到6800亿,辛巴家族占比下滑到6%,到了2022年这一占比进一步下滑到5.5%。快手在后来的公告中称,“截至2023Q3,腰部及尾部达人占整体达人GMV比例提升至接近50%,达人生态持续优化”。

快手电商营销中心负责人张一鹏曾直言:“我可能一个中腰部主播卖不过辛巴、李佳琦、薇娅,我10个主播一起来带,量肯定就会比过去大。”

除了“削藩”大主播,快手还极力鼓励商家自播。

2023年快手推出“川流计划”,面向有达人分销且稳定自播的货主商家,全年计划拿出600亿流量扶持商家,该计划旨在促进商家的自播和分销形成良性循环,通过达人和商家间的流量同向增长做出新增量,提高经营效率。

零售电商行业专家、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认为,辛巴之于快手已经没有那么重要,越来越多品牌商家选择在快手开设旗舰店,而且新势力正在快速崛起,他们选品能力和平台运营能力更强,也更符合快手电商新生态的要求。

三、直播行业步入“转型期”

根据艾瑞咨询测算,2023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达4.9万亿元,同比增速为35.2%,相较于行业发展早期,行业增速出现一定下滑,但依旧在释放增长信号。艾瑞预计,2024-2026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的年复合增长率(CAGR)为18.0%,行业未来将呈现平稳增长趋势并步入精细化发展阶段。

而从平台侧来看,国内已经形成抖音、快手、淘宝直播“三足鼎立”的局面,2022年三者在直播电商行业市占率合计约91%(注:网经社数据仅供参考)。

高集中度下,行业风向已发生改变。

快手直播,没有“一哥”

图源:民生证券

一位直播从业者表示,现在从后台数据来看,有三种账号类型的表现非常好,一是拥有鲜明人设的主播,二是拥有粉丝基础、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主播,三是私域运营能力比较强的主播。

恰好上述三个方向都有较为成功的案例,典型的如董宇辉和东方甄选,通过优质的内容形成口碑进而完成了流量的积累。而林允、朱丹、徐冬冬、贾乃亮、傅首尔等明星,本身就具有一定话题度和影响力,在转型直播带货后也顺风顺水。

反倒是那些已经成名大的主播们,近些年纷纷选择“激流勇退”。抖音头部主播的疯狂小杨哥已经很少出现在直播间、转而将精力转移到短剧领域,罗永浩也宣布退出抖音直播带货,辛巴也提出了“退役”的想法。

如今,行业已经由高增长的狂飙阶段过渡到追求“确定性”的阶段。

这种确定性更多体现在AI技术、商家私域、内容化等方面。于是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AI技术被引入到直播中,数字人已经能撑起数小时的直播;头部主播开始尝试上线自己的APP,努力把直播间的流量“私有化”;专业性、趣味性的内容“种草能力”越来越强等等。

展望未来,随着相关法律法规的健全以及平台经营的规范化,逞勇斗狠、PK饮酒、谩骂吐脏等低俗的直播行为将逐渐消失,只有那些专心服务消费者、满足消费者新需求的直播间才能长久的经营下去。而本次封禁辛巴,对于辛巴团队和快手平台,或许都是一次梳理和整理业务流程和标准的大好机会。

 

作者:唐飞 , 编辑:韦伯

来源公众号:价值星球Planet(ID:ValuePlanet)

本文由@价值星球Planet 授权发布于运营派,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登录后参与评论
给作者一些鼓励吧!
等我一分钟 我去找个夸你的句子
这世上美好的东西不多,牛起来要人命的你就是其一!
不要厉害的这么随意,不然我会觉得我又行了
这就很离谱了,老天爷追着喂饭的主儿~
我要是有这才华,我走路都得横着走!
对你的作品崇拜!
反手就是一个推荐,能量满满!
感谢分享
  1. 运营要学会灵活变通很重要

  2. 关注作者很久了,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想到了很多点子其实真的是可以运用在日常工作中

  3. 很有价值的一篇文章,作为一名运营经理唯有多学习,多复盘,多总结,多实战,才能成为优秀运营人。

  4. 好希望有一天也能成为博主这样优秀的人。

收藏
评论
返回
营销日历06月22日 更多
中国儿童慈善活动日
加入圈子
全栈运营交流群
加入
抖音运营交流群
加入
小红书运营交流群
加入
视频号运营交流群
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