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作者:梁珠珠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id:zhenshigushi1)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直男升职记!

时间:2014-2018年

地点:深圳

在我们公司,直男是没有希望的。

大学毕业后,我在一家广告公司担任AE,也就是客户执行。AE堪称广告公司最苦的职位,拿着客服的工资,操着总监的心,就算在客户那边受了天大的委屈,也不能对文案和设计师发火,毕竟还得求着他们改稿。

我所在的公司是深圳本土一家非4A广告公司,中等规模,公司利润最高的项目是汽车广告,利润比较低的是小品牌餐饮广告。

进公司两年,靠着对广告业的热情,我一直都很努力。但看着身边老人、新人各种出风头引起领导注意,抢下更好的项目,我总有种时运不济的感觉。

我主要负责的项目是W记餐饮的年度广告,这是全公司公认的烂摊子,预算少,客户难缠。

项目组总监身兼数职,基本放手了这个项目。剩下4位成员各个“老弱病残”:文案是新来的实习生;策划是一个醉心家庭的新手爸爸;设计师是个脾气暴躁的大叔;还有我,一个被总监认为“沟通能力”欠缺的AE。

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的合租室友小白还算善解人意。小白比我大三岁,是我同公司的一位资深设计师,圆滑老练。同在一个屋檐下,一个人生失意,一个春风得意,小白没少给我指点迷津。

七夕那天,我和小白两个单身汉抱团取暖,约在小区楼下吃火锅。应了广告圈的魔咒——一跟朋友约饭,客户就有事找你。

W记餐饮负责对接的人叫袁玲,经常拿杜蕾斯广告对标,对待我们的必杀技是反复改稿。临到下班,我负责的项目海报已经改到第3版。设计师一脸不耐烦,我正安抚着,袁玲突然又提出了新要求,文案和整体创意需要再改。

“文案确定了才做设计的,怎么突然倒回来改文案?”我问。

袁玲微信连发了三个问号,“你不觉得现在的海报缺少温暖清新的感觉吗”。我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她的怒气。

我虽然也想摔键盘,但只能回复:“好的。”接着把修改建议转给设计师,附带一个赔笑的表情包,设计师骂我只会唯客户是从,不懂说服客户。

吃饭时,我忍不住向小白吐苦水。他拿过我手机,飞快地滑着群里的聊天记录,说:“你平时耍嘴皮子挺溜,怎么跟客户聊天一板一眼。有些事开个玩笑就能解决,你非跟她较真。”

我也不是没和袁玲开过玩笑,可她都不接,还动不动就拿甲方姿态训斥我,我只好就事论事谈工作。这之后,我跟她的关系越来越僵,就连我在PPT上写错一个字,她都能在工作大群里教育我半天。

“没有错的甲方,只有不会沟通的乙方。”小白说,“你们不是经常说洞察吗,怎么不先洞察客户的心思?”

那天晚上,我喝得不省人事,回家倒头就睡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看到小白发了一个朋友圈。文案是:七夕与许星扬喝酒,一直喝到火锅店关门,火锅店的小姑娘好像当我们是Gay了。配图是我和他的自拍。同事清一色留言“真相了”,画风相当诡异。

当天,我和小白双双登上公司内网热搜榜第一。因为这条朋友圈,我的职业生涯被架上了一条新的轨道。

尽管我费尽口舌地和同事们解释我们都是直男,但大家还是露出一副“我们都明白”的微妙表情。

我们项目组有一个没有总监的四人群,用来平时大家闲聊、吐槽。一天,设计师大叔突然连发两张我和小白的照片做成的表情包。一张图为小白开车,我坐在副驾驶上,配文是“一起回家”。另一张是我一边讲话,一边笑着看向小白,图上写着“你真好看”,还加了特大感叹号。

我不是开不起玩笑的人,就由着他们胡闹。但很快,这两个表情包流传到了公司大群,加上项目组的人推波助澜,舆论风向很快就变成大家默认“许星扬和小白死不承认,但他们就是没公开的一对”,项目组群聊名称也被改成了“三个直男一个Gay”。

这一轮八卦来势汹汹,令我百口莫辩。但比起琢磨工作的难题,这些流言不过是小插曲,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下班之后,我和小白坐在沙发上打游戏,小白突然说:“公司老大换人了,叫王伟,你知道吗?”

我摇了摇头,高层变动的事我向来不关心。小白又接着说:“你就不想让高层注意到你?”

我说这不可能,小白说:“你,名校毕业,在校成绩年级前5%。还年轻帅气、性格活泼、创意也多,我觉得你有潜力。”

“谢谢赞美,有时间,你还是帮我想想怎么搞定袁玲吧。”我回应道。

小白起身回卧室睡觉,留我一人在客厅里思考人生。其实我做AE也是有策略的,广告公司有很多不成文的潜规则,我都在努力适应。

比如在公司,我知道自己资历尚浅,没有话语权,所以从实习开始,我一直以小奶狗的形象出现。常常放下大男人的身段,撒娇卖萌讨大家欢心。

我一直很注意个人打扮,聊天也经常发有趣的表情包,90%的女客户都吃这一套,可这唯独在袁玲面前失效,她习惯性否定我,我根本不敢在她面前抖机灵。

第二天是我交促销提案的日子,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把文件发给了袁玲。半个小时后,她打来电话,我战战兢兢接起来。没想到,她说:“案子不错,辛苦了。”

“私下跟你说,小白是我前同事。他以前就打扮得Gay里Gay气的,没想到你跟他私交这么好。”袁玲接着说。

这话让我想起公司里另外三个业务能力强悍、又穿着时尚的男同事:一个穿大红色海马毛毛衣的男设计师,一个需要带着黑色口罩憋创意的男文案,还有一个做过光子嫩肤的男策划,他们光从气场上就能镇住客户。

他们对生活、工作以及外貌的讲究,加上时尚圈历来流行“Gay比直男更懂审美” 的风潮,让很多人在私下猜测他们的“同志”身份,即便没有实际证据,大家也乐此不疲地私下八卦。

我猜袁玲这是赞美,正想该怎么回复,袁玲忽然又转到了工作上。她提出设计稿要结合当下热点,体现W记餐饮是时尚引领者的感觉。

在跟设计师反馈修改意见之前,我先跟项目组成员炫耀袁玲对我态度的转变,我知道被经常被客户骂,会让自己的同事看不起。结果,设计师竟然放下手里另外一个项目,先改了我的设计稿。

晚上回家,我迫不及待跟小白分享今日收获。小白说这是我现在的审美得到认可了,“Gay比直男懂审美”是圈内共识。

这个观念不一定具有普适性,但人们就是喜欢总结规律。最后,我咽下了那句“我不是Gay”的反驳。

项目组的成员突然很配合我的工作。只要我说点好话,他们就能把我分配的工作优的先级提高。我曾开玩笑问过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设计师大叔的解释竟然是:“知道你不跟我们抢美女,感觉你对我也没啥威胁了。”

人事部、财务部那些高高在上的女神,也开始乐意跟我这个“Gay蜜”在茶水间闲聊。从普通男同事,晋级为体贴、无威胁的亲密男性友人,我争取项目和资源变得容易多了。

在忙碌的社交与工作中,我迎来了23岁生日,小白张罗着项目组同事要给我庆生。

吃完饭,一行人到了附近的KTV,策划说他们大学班花何晶晶也在这里,想来打个招呼,大家都点头如捣蒜。

包间门开了,进来了一个大美女。男人的审美都是相似的,单身的我们都争先恐后地自我介绍。晶晶看了一圈,最后把目光投向我,策划抢着说:“他就是我跟你说过的,‘三个直男一个Gay’里的Gay。”

我瞪着他:“别胡说!”

唱歌结束,我和晶晶互相添加了微信。工作两年,我还是第一次有这种心动的感觉。活动结束后,我主动提出送她回家,晶晶有些害羞地点头。

这时,躺在沙发上喝醉的小白,突然大叫一声:“星扬,回家。”说完,就站起来扑到我身上,嘴巴还往我脸上凑。我使劲推开他,最后是策划下命令,让我和小白先回家,他亲自送晶晶走。

不想背上见色忘友的骂名,我只好开车带小白回家。路上我回想起小白扑在我身上的一幕,盯着后视镜里喝醉的他,说:“小白,你就算是Gay,也不要喜欢我,行不行?”

回到家,我把小白扔回他的房间。打开微信,开始和晶晶聊天,还约了她周末出去玩。虽然她都答应,但我还是一夜没睡好,总觉得自己不快点,她就会被别人抢走。

第二天下班后,我接到晶晶的电话。电话里她声音有点虚弱,说:“我跟我的狗吵起来了,我们俩现在谁也不理谁。”

我直接打车杀到了晶晶家。门打开,晶晶双眼通红,蹲在地上的哈士奇仰起头,瞄了我一眼,就转过身去,木质地板上洒满了撕碎的卫生纸。

狗趁晶晶去上班,把家里搞得一团糟。晶晶回来就训它,它不仅不认错,还越叫越凶,把晶晶气哭了。

我和晶晶并排坐在她客厅的沙发上,吃着零食,天南海北聊到了晚上11点钟,直到她和她的狗都消气了,我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我走的时候,晶晶说:“今天谢谢你了,不知道该找谁,就想到了你。”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有戏,那晚我几乎是蹦着下楼的。

就在我展开攻势,追求晶晶时,小白被王伟提拔为了副总监。王伟是Gay这件事,是公开的秘密。即便同性恋身份在社会上争议颇多,但因为能力强,王伟从没有在公司遮掩过。他上任后,先后提拔了一批实力强,又疑似“同志”的人,这批人中最年轻的就是小白。

听爱八卦的HR说,王伟上任第一天就注意到了我们,因为热搜榜第二条才是他自己,第一条是我和小白。

经前辈介绍,小白出现在有王伟的饭局上。小白一个劲儿地道歉,说不该抢了领导上任的风头,纯属意外。王伟只是说:“会造势也是一种能力。能为自己带来流量,一定也能给客户带来流量。”

饭局后,王伟特意看了小白的设计作品,十分赞赏。

小白在朋友圈继续秀我和他的合租生活,我的照片也经常出现在他的朋友圈里。我想,这样下去,我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决定跟小白谈谈。

“你和王伟是什么人我不管,但我跟你们不是一类人。你天天发我俩的照片,同事都在传我们的绯闻。”我越说越大声。

“委屈你了?”小白看了我一眼。

“老子是直男!”我说。

“我也是直男。”

小白一屁股坐在沙发,拿起桌上的半瓶啤酒喝了一口,然后看向我,说:“刷CP听过吗?新来的老板好这一口儿,我不过是想引起他的注意。”

那天我像一个傻子一样问了他很多问题,后来才明白过来,小白看上我长得白净,性格温柔,最容易让人遐想。又经常毫无保留跟他分享工作困惑,听他的话。尤其我是直男,找我演戏不会给自己惹麻烦。

“太龌龊了你。”

小白没理我,低着头:“客户、项目组,谁不因为这个新身份对你另眼看待?”

我突然明白,成年人的世界只有互相利用,才是最稳定的关系。想想自己努力却得不到重用的过往,这不就是我运气到来的时刻吗?

在我和晶晶相识两个月后,她组织了一次海边徒步,约上了策划、我和另外一个男生。那个男生和晶晶用四川话聊天,看起来很亲密。我问晶晶他是谁的时候,晶晶理所当然地回答,是她的男朋友。

我把晶晶拉到一边,问:“我一直都喜欢你,你知道吧?”

“别开玩笑了,我一直拿你当闺蜜。”晶晶说。

我浑身怒气,却无力反驳。到头来因为和小白的绯闻,我错失了心动的女孩。

本想给晶晶一个严肃的解释,但我刚尝到受人关注的好处,还不想从舆论的焦点跌落下来。我承认这一刻我是自卑的又是自私的,在心中权衡再三后,我最终决定放弃晶晶。

小白依然在造势,我也学会了在各种场合配合“观众”的情绪。一次群里聊得正high,我把群昵称改为了“许星扬——Not Gay”。

立即有人起哄: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另外一个回复:估计是。聊天记录一会儿就刷成了999+。

这之后,我干脆学着享受这个身份给我带来的好处。小白以前对我帮助就很多,我们成为利益共同体后,他更是帮了我不少忙,比如带着我看展览提升审美,帮我在公司管理层前露脸。视野开阔后,我把握工作方向的能力也明显提高了。

袁玲也有把我当gay蜜的意思,说我们磨合了这么久,有时比朋友还要默契。她曾发过试衣服的照片让我帮着选。工作上我偶尔犯错,她也不再公开处刑,而是私聊我修改。

在我的努力下,项目组争取到了一笔20万的额外广告预算。

在小白这个优秀的职场前辈的指导下,我也越来越适应职场规则。在公司混迹第三年,借着刷人设和自己的努力,我终于参与到公司最大的汽车项目中了。

只是没能想到,我和小白的话题竟然维持了两年多的热度。我也曾想过和小白各走各的路,可面具戴久了,都不知道怎么摘下来。成年人的利益里,谁又没有几副面具呢?

*本文依据当事人口述,人物皆为化名。

 

作者:梁珠珠、文案策划 编辑:鲁瑶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id:zhenshigushi1)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入圈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运营学习、交流、分享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