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内容行业来说,“饭圈化”其实并不是一个坏事情,它是关注人群扩大的伴生产品,但最为本质的仍然是内容。

作者:毒眸编辑部

来源:微信公众号“毒眸(ID:youhaoxifilm)”


 

“相思赋予谁,小辫儿张云雷!”

座无虚席的场馆内,这样的打call声整齐划一。随着张云雷唱起成名曲《探清水河》,全场响起了大合唱,上千名观众挥舞着绿色的荧光棒,盛况堪比演唱会。演出结束后,还有粉丝聚集在出口,等张云雷出来后索要签名照。

这不是在明星演唱会上,而是在相声演出的现场。

这两年,类似的场景也出现在了体育馆之中。每当有张继科、孙杨等人气选手出场的比赛开始前,场馆外都会有粉丝聚在一起,发放手幅、透扇等应援物,在比赛过程中,粉丝们统一举起手幅和灯牌为运动员们应援,情到深处,还大声尖叫。今年2月16日,张继科家乡青岛的53栋高楼上演绵延5.2公里的联屏“灯光秀”,这样的大手笔是粉丝一手促成,只为给张继科庆祝31岁生日。

事实上,不仅是相声和体育圈,很多看似与娱乐圈无关的领域内,都开始出现一批“像追流量明星一样追星”的人。

做应援、控评、反黑、团票、在微博上彼此争吵……这一套熟悉的“饭圈流程”被追星女孩们带到包括体育、电竞、相声、音乐剧甚至恋与制作人手游之中,然后逐步扩散,最终让整个圈子“饭圈化”。

毒眸发现,这些看似疯狂的“追星”行为,给不同行业带来了流量和关注度,但同时也催生出不少乱象。这些行为也让很多“圈外人”感到疑惑:为什么追相声演员、乒乓球选手也能像追明星一样?他们究竟在“追”什么?

“饭圈”入侵

“2012年伦敦奥运会时在电视机前多看了他一眼。”一位粉丝小月这么形容她粉上张继科的瞬间。

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张继科获得了男子单打的冠军,仅用445天完成了乒乓球史上最快的世锦赛、世界杯、奥运会三项个人冠军的大满贯,一跃成为人气极高的体育明星。

在此之前,乒乓球虽有很高的国民度,但大众对专业体育赛事的关注度并不高,在2004年前,上海男乒曾经整整5年没有卖出过一张门票(票价20元),而2014年国内的乒超联赛甚至全程没有冠名赞助商。张继科在伦敦奥运会爆火之后,粉丝们开始聚集起来,走入体育馆观看比赛。小月告诉毒眸:“以前乒乓球很少有人看,甚至要管午饭才能吸引一些大妈大爷当观众。但张继科火了之后,当时的黄牛都说如果有他在的场次,就不愁票卖不出去。”

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比张继科风头更盛的,是创造纪录的孙杨:他一举拿下男子400米自由泳和1500米自由泳两项冠军,成为当时中国男子游泳唯一的奥运冠军,吸引了大批粉丝。

在2008年刘翔宣布退赛之后,中国已经很久没有诞生一位全民性质的体育明星了,孙杨和张继科的出现正好填补了这一空白。而当时正是“韩流”当道,从韩国漂洋过海而来的CP、应援等饭圈文化,也迅速蔓延至这两位体育明星的粉丝之中。

在孙杨打破1500米自由泳世界纪录的十天内,后援团的QQ群就满员,新开设的2群也在2天内满员,后援会甚至直接开始对粉丝进行统一管理,筛选参与综艺录制的粉丝等。

粉丝:万物皆可盘 | 专题

后援会在筛选入场粉丝时明确提出“CP粉远离”等“饭圈化”要求

在当时,体育圈的“饭圈化”已经初现雏形。“饭圈化”的粉丝所爱的人气选手,大多具有两个特质:优秀的体育专业成绩和相对优异的外形条件。张继科和孙杨不仅有拔尖的体育成绩,外形上也具备一定的偶像基础,所以开始吸引到了大批粉丝。

2013年,张继科在乒乓球世锦赛卫冕冠军,人气更盛。孙杨却在这时走入了人气的转折点——从2013年开始,接连发生的与恩师朱志根“闹翻”、无证驾驶事件、“兴奋剂丑闻”等负面新闻,直接损害了孙杨的舆论形象和人气。

而在孙杨负面新闻缠身的时候,2015年,凭借男子100米自由泳的金牌和亚洲新纪录,更为年轻帅气的宁泽涛走入了大众视野,被当时的媒体称为“世界泳坛的希望之星”。当时的宁泽涛不仅年轻帅气、在专业领域内拥有过人的成绩,还几乎没有任何负面新闻甚至绯闻,引起粉丝快速聚集,宁泽涛的话题也空降Twitter热搜,风头一度盖过了身为“中国泳坛一哥”的孙杨。

宁泽涛的粉丝也形成了颇具规模的追星体系,2017年天津全运会赛场内,随处可见举着宁泽涛应援灯牌、手幅、旗帜的迷妹们。

因为同为国家队游泳选手,孙杨和宁泽涛常被拿来比较,两家粉丝之间也像明星粉丝一样彼此“敌视”,甚至经常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展开骂战。

粉丝:万物皆可盘 | 专题

宁泽涛与孙杨的粉丝battle

同样是在2015年,电子竞技领域的“饭圈化”也出现了苗头。

经过两年“英雄联盟”世界赛事的折戟,国内战队从成绩优秀的韩国引入了大量外援。相比电竞选手在大众眼中的“网瘾宅男”形象,韩国外援们的外形条件相对精致,并且2015年EDG战队创造了德玛西亚杯四连冠的记录,相貌相对清秀的主力选手明凯表现格外突出,吸引了大批女粉丝。随着电子竞技在大众中的知名度增加,RNG战队的UZI、WE战队的xiye等知名选手都纷纷拥有了庞大的粉丝群体,并组建了后援团。

而“饭圈”在体育圈的真正爆发,是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奥运会前夕,张继科球迷会冒雨组织了送机,在机场拉起横幅送自己的“偶像”出征。而在国家队归国的机场现场,粉丝规模已经达到千人,高举手幅,几乎让场面一度失控,需要靠数十个保镖才能维持秩序。在之后的媒体采访中,张继科也直言被现场人山人海的阵势吓到:“这么多人,我都感觉不可思议,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多人。”

粉丝:万物皆可盘 | 专题

粉丝:万物皆可盘 | 专题

里约奥运会前后机场粉丝对比

至此,饭圈对电子竞技和体育圈的“入侵”已经初步完成,但体育圈的明星们会有大量封闭训练的时间,满足不了追星的粉丝们。他们逐渐向外扩散,渗透进其他让人意想不到的圈层之中。

最为突出的是相声演员粉丝的“饭圈化”。

“相声”与娱乐圈接轨的第一步是小岳岳的走红,但受形象限制,并没有形成颇具规模的粉圈。之后在2012年,“德云四公子”推出,旨在打开年轻人的市场,却始终未能“出圈”。直至2017年底,张云雷演唱的北京民间小调《探清水河》一夜爆红,成为抖音热门BGM。他又“趁热打铁”,在2018年初参加东方卫视《欢乐喜剧人第四季》,自此走上了“偶像派”的道路,也成为了不少粉丝了解德云社的切口。

舞艳青就是这些粉丝中的一员——五个月前她偶然在抖音上刷到了张云雷的视频片段,觉得自己生活枯燥无聊的她觉得张云雷“能解闷”,就此成为了张云雷粉丝的一员。之后,她开始刷线上的相声演出录像、购买杂志、买票去三庆园听相声,去张云雷参与的《国风美少年》录制现场。

舞艳青这样的粉丝不在少数,他们逐渐形成一片体系化、规模化的粉圈:去年7月超级星饭团举办的“粉丝世界杯”中,张云雷凭借粉丝的投票pk杀入前三,超过了《偶像练习生》第2名出道的陈立农;去年11月张云雷首登《快乐大本营》,后援站子准备的应援礼包中,包含了奢侈品和金条;今年1月他的单曲《毓贞》,粉丝开启集资打榜,7小时内单曲销量轻松破了70万张……

这样在不同圈层粉丝的“饭圈化”,现在几乎无处不在,粉丝们不仅杀向各个圈层,连节目中的选手都能立即开始饭圈化的运营。

在去年Q4网综市场整体缺乏爆款的情况下,《声入人心》在芒果TV的总播放量近7.7亿,在梅溪湖录节目的选手们一夜爆红,被粉丝亲切称为“梅溪湖36子”。几位人气选手的粉丝中,也出现了站子等饭圈产物,3月7日人气选手王晰的一组机场图超过了2000转发,已经位列流量明星站子出图的转发数据水平。

尽管在外人看来这种饭圈文化显得有些疯狂,但是不少毒眸采访的粉丝都认为这种追星方式没什么好惊讶的,只不过表达喜爱的对象是相声演员/运动员/音乐剧演员而已。舞艳青向毒眸坦言:“确实就是追娱乐圈明星的方式啊,不然还能怎么追呢?

追星经济账

对于不关注的“圈外人”来说,“饭圈式追星”或许是种让人惊异的新兴现象。可实际上,在这些圈层之中,“追星”并不是新概念。

体育圈的人气球星来华时,会有粉丝自发组织前往活动现场,2004年乔丹来华时,粉丝们举着“Hello Jordan”标语和乔丹的人物画像到场支持,当活动取消时,甚至有伤心欲绝的球迷当场焚烧23号球衣。相声圈也早就有“捧角”的说法,过去粉丝甚至会往台上扔元宝表示对相声演员的喜爱。

在音乐剧圈,“追星”也不是新名词,“十年前就有爱音客这样的论坛,聚集了喜欢音乐剧的观众讨论演员、比较不同卡司的优劣,集资给喜欢的作品自制周边,甚至找人带去英国送给演员本人。”SMG Live的制作人兼市场总监赵晨琳告诉毒眸:“我觉得从本质上来说,这些和大家定义的‘饭圈’行为没有特别大的差异,就是大家表达喜爱的方式。只是现在依靠新媒体和大众媒体的传播,人群数量会大得多,也会出现更多的表达方式。”

粉丝:万物皆可盘 | 专题

爱音客送给音乐剧演员、作曲家的礼物

而有了追星女孩的出现,则让不同圈层的追星,模式都变得日趋专业化和体系化:线上转评赞“一条龙”,打榜买杂志;线下做应援,接机拍图观看演出……

通过这些耗费金钱和时间的举动,粉丝们由此获得“为他们做了什么”的情感满足。

无论是相声圈、体育圈、电竞圈还是音乐剧圈,很多粉丝以前一直用这样一套完整的模式去追逐流量明星,而现在所处的“圈子”对他们来说只是“爬墙”路途中的崭新一站,粉丝之间凭借情感认同形成社群,这些高度体系化的“饭圈”套路在社群内迅速传播,最终蔓延到整个圈层。

在大众媒体的影响下,“饭圈”化进程迅速,粉丝们的力量扩大,除了满足自我的情感认同,也直接带动了“爱豆”们的收入水平。

“饭圈化对于运动员来说,直接带来了经济收入的转化和提高。”

里约奥运会后一年,《体坛周报》公布了2016年中国体坛财富榜,粉丝数量众多的孙杨以6900万身价夺魁,而在2012年破纪录时他的身价是3000万;张继科以6000万身价位列亚军,而前两年他甚至没有进入榜单前十。

粉丝:万物皆可盘 | 专题

2016年中国体坛财富榜

上述业内人士也告诉毒眸,这些经济收入的提高离不开广告代言收入。粉丝们高涨的热情可以被直接转化为购买力,这让体育明星登上综艺和时尚活动、斩获代言的同时,开始有了粉丝应援的相声演员、音乐剧演员也获得了品牌方的青睐。张云雷在一周前官宣了国际知名彩妆品牌Urban Decay的品牌挚友身份;郑云龙也成为了力士洗发水的品牌挚友,这在国内的相声和音乐剧行业中都算首例。

除了对“爱豆”个人收入的提升,“饭圈化”也为这些相对“冷门”的行业带来了更多的关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行业发展。

张云雷的火爆让更多人关注到了相声。舞艳青告诉毒眸,自从粉上张云雷后,她也开始走进园子看相声:“能买到张云雷的票就去看他,不能买到就去看别人的场。”因张云雷接触德云社、又转而喜欢上了其他相声演员的粉丝也有不少。

里约奥运会国家乒乓球队爆红之后,总教练刘国梁带领队员上了不少综艺,收获了大批粉丝。而之后的2017年3月联手腾讯体育打造的共建IP“地表最强12人赛”国乒直通选拔赛,1000张开幕式门票在72秒内被粉丝哄抢一空,与过去观众席“管饭才有大妈大爷看”的空旷形成天壤之别。

粉丝:万物皆可盘 | 专题

刘国梁3月联手腾讯体育打造的共建IP“地表最强12人赛”国乒直通选拔赛

除此以外,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剧院,郑云龙的微博评论中也有粉丝晒出因他而接触的、没有他出演的音乐剧票根,上海音乐学院今年艺考音乐戏剧系的报考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46%……

与偶像收入增加、行业知名度提升相对的,饭圈文化的入侵,也给一些圈层及明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乱象。

伴随饭圈化的加深,隐私泄露、跟机、演出散场之后索要签名照和合影的行为,也直接影响到了不少没习惯这种粉丝圈文化的“爱豆”本身。

今年2月15日,德云社公开发布“声明书”,表示要针对隐私泄露展开维权;郑云龙也点赞过呼吁“理智追星、不要打扰演员私生活”的微博,表达了对这种“打扰”的婉拒。

同时,粉丝文化还对圈层文化原有的生态进行了冲击。按照“饭圈”的一贯逻辑,张云雷粉丝剪辑了他的单人表演cut,相声迷们对此表达了不解:“相声演员要粉就粉一对,只有一个人这看的是什么相声。”也有专门为追星而来的粉丝并不了解相声,选择通过接话、刨活的方式与台上的演员互动,但被认为是破坏了相声演出的节奏,引发了不少相声迷们的不满。

而体育明星的“偶像化”,也引起了广泛的争议。不少体育明星频繁出现在时尚活动、广告站台和综艺节目之中,所到之处伴随着追星女孩们的应援和尖叫,不少人将这种频繁的商业娱乐活动与运动员成绩联系起来。2017年傅园慧在布达佩斯国际泳联世锦赛以0.01秒差距与金牌失之交臂,赛后接受记者采访时激动落泪,就有网友嘲讽“平时综艺上太多哪有时间训练”。

线下运营的不成熟也因为涌入的粉丝而直接暴露出来。去年七夕张云雷到三庆园演出前,运营方对粉丝数量出现严重误判,提前去现场购票(很多相声都是线下售票)的粉丝超过了现场治安管理人数,三庆园临时改为网络售票,演出票在一分钟之内售罄,引起现场粉丝强烈不满,堵门讨要说法,最后是张云雷出面微博道歉并承诺加演才暂时解决了风波。

粉丝:万物皆可盘 | 专题

在三庆园排队买票的粉丝们

而“饭圈”中不同粉丝之间的争斗,对于“爱豆”本身的形象就是种伤害。上述业内人士也告诉毒眸:“饭圈之间在网络上的无事生非,对运动员一向比较正面的形象也会造成影响。”

事实上,就算是粉丝内部,对于“要不要以饭圈的方式追星”也有所争议。作为从小对相声耳濡目染的北方孩子,相声演员孟鹤堂和周九良的粉丝小紫认为饭圈式追星确实能为相声演员带来流量和收益,但是相声演员需要现场观众的真实反应临场应对,来提高自己的艺术。“如果相声演员只是为了给粉丝说相声的话,火不了太长久。”

而对于内容行业来说,赵晨琳始终认为“饭圈化”不是一个坏事情,它是关注人群扩大的伴生产品,但最为本质的仍然是内容。如果提供的内容是以赚快钱为目的,想着韭菜割一波就走,那就没有权利谴责饭圈的反扑。“与其把脑筋花在配合饭圈化上面,不如花在怎么把内容做好以及让观众(无论是饭圈的、亲子的、剧粉的)更加满意上。”她告诉毒眸。

虽然粉丝文化如今越来越多出现在各个圈层之中,“饭圈式”追星的粉丝们也能给圈层带来一时的热度和繁荣,但是其带给不同圈层的冲击也显而易见,而且行业真正的繁荣与饭圈的热闹也并无太多关联。在娱乐圈也开始“流量”退潮、“数据”脱水的当下,饭圈文化在其他圈层还能走多久?

 

作者:毒眸编辑部

来源:微信公众号“毒眸(ID:youhaoxifilm)”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入圈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互联网运营学习、交流、分享平台